楷书的用笔

  用笔,也称运笔、笔法。要想写好楷书,就必须要掌握好用笔技巧。

一、用笔技巧

  用笔技巧有多种,这些技巧不单单体现在楷书中,也体现在其他的字体中。本节重点介绍几种最常用的用笔法,供学习者参考。

  1. 提按

  提和按是两个相反方向的动作。由于毛笔是柔软而有弹性的,因此书写时在做平面运动的同时,还在做上下运动,因此提按动作是书写毛笔字中最基本的动作之一,它广泛地运用于书写点画的全过程中。

  提笔,指在行笔过程中,笔稍稍向上提,使锋不离纸,着纸笔锋由多变少的动作。提笔不宜过快,要缓慢均匀,避免出现“蜂腰”样的败笔。按笔,是指行笔时,将笔锋用力按下,是着纸笔锋由少到多的过程。按笔时要稳要匀,切勿按得太重而出现墨疙瘩。

  点画的粗细变化就是在提按动作相互交替中完成的,其转换有一个渐进的过程,切不可忽提忽按,只有运用得好,才能书写出好的点画。

  2. 顿挫

  顿和挫也是两种常用的笔法。顿比按动作稍大,常用在点画的起笔、收笔、折笔处。顿笔要厚重,使点画沉稳、力透纸背。挫笔,指顿笔之后略微提笔使笔锋转动,从而变换笔锋方向的动作,通常与顿笔结合使用,常用在点的收笔、折笔和钩、挑处。挫笔能使笔锋瞬间变向而饱含力量。

  3. 藏锋、露锋

  藏锋和露锋是笔画表现出来的两种形态。藏锋指的是笔锋藏在笔画中间而不外露。汉代蔡邕在《笔论》中云:“藏锋,点划出入之迹,欲左露锋先右,至回左亦尔。”露锋是针对藏锋而言的,指使笔锋外露的书写动作。清人蒋和在《书法正宗·笔法精解》中说:“唐宋碑刻,多出锋(露锋),芒铩铦利。运笔之法,斜正上下,平侧偃仰,八面出锋,始筋肉内含,精神外露,风采焕发有神。”

露峰

藏峰

  4. 逆锋入笔、顺锋入笔

  逆锋入笔与顺锋入笔是入笔书写时的两种方法。书写点画时,笔从空中运动到与纸接触,叫作入笔。入笔的方向与笔画首端的运行方向相同,称为顺峰入笔;入笔的方向与笔画首端的方向相反,称为逆锋入笔。顺锋入笔往往笔锋外露,故又称露锋入笔;逆锋入笔笔锋内藏,故又称藏锋入笔。

  逆锋入笔时,笔尖接触纸后的距离不可过长,能达到笔的尖锋内藏的目的即可。有时甚至只在空中做逆行之势,当笔尖一触纸已改成顺锋入笔,这种方式叫逆锋之势入笔,其效果是笔锋似露非露,别有情趣。

  5. 中锋和侧锋

  中锋行笔和侧锋行笔分别简称为中锋和侧锋,是写点画时运用毛笔笔锋的两种方法。所谓中锋用笔,是指毛笔在运行过程中,笔锋始终处于笔画的中心线,不偏向任何一侧。中锋行笔,笔身正立,笔毫在纸面上的压力统一,万毫齐力,墨汁能够顺着笔毫直注纸中。写出的字笔画饱满圆实,不轻飘,质感好。中锋行笔的关键在于保持执笔的平稳端正,善于随时调整和理顺运行中的笔锋。

  侧锋用笔是与中锋用笔相对而言的,指的是笔在运行过程中,主锋偏于笔画的一侧, 不能保持在笔画的中心线上。侧锋行笔笔毫在纸面上的压力不一致,主锋偏向的一侧压力重,着墨也重,另一侧笔毫压力轻,所以着墨也轻,受墨不均导致笔画单薄轻飘,不能圆浑沉着,缺乏厚重的质感。因此初学者要学会中锋用笔。

  但需要注意的是,中锋和侧锋只是相对而言的。比较典型的中锋用笔是秦小篆风格的篆书(如图《峄山刻石》,即是纯中锋用笔),清代邓石如以后,书家为了追求篆书书写时的笔意, 并没有谨守写篆书纯用中锋这一法则,而是辅助使用一些侧锋,使得篆书的用笔更加丰富多变。

  楷、行、草书和隶书等字体,都是中锋和侧锋并用的,一般来说既没有绝对的中锋也没有绝对的侧锋,中锋、侧锋之间一直在不断地转化, 正所谓“中锋以运笔,侧锋以取势”。这样书写出来的笔画既有沉着厚重的质感,又有飘逸飞动的态势。只有中锋、侧锋结合得好,书法的点画形态才更丰富多姿。

《峄山刻石》局部

二、用笔中常见的问题

  用笔与结字和章法相比,是有其隐蔽性的。汉字的结构和章法就摆在那里,一目了然,而用笔则不然,尽管笔画形态也是直观的,但运笔中的很多动作是没法从作品中看到的。古代又没有录像技术,我们无缘一窥古人如何用笔,因此在用笔上容易产生一些误区。在历代的书论中,也有不少篇章是讨论笔法的,而关于笔法的讲解大都语焉不详,让人们读来总感觉是云里雾里,难得要领。有的则有意无意曲解了古人的意思,以讹传讹,造成了很坏的影响;还有的把原本简单的问题复杂化了,给学习者造成了很大的障碍。因此,我们在讲解具体的点画用笔之前,首先要纠正大家的一些错误观念。

  1. 用笔法误导

  在流传的错误的用笔法当中,影响最大的就是清代包世臣的“始巽终坤”的说法。据传,包世臣从友人处探得古人用笔秘法:“唐以前书, 皆始艮终乾;南宋以后书,皆始巽终坤。”这种神秘、玄虚且错误的“秘法”影响了后世很多人。当下许多书法教学书籍中,还能看到这种影响的影子。例如横画和竖画的写法,一般会配有这样的行笔路线图(如图):

  不得不说,图中笔画中的细线基本上体现了毛笔运行的方向,但也存在很大的问题。

  其一,这种图示把单个笔画孤立起来,导致笔画和笔画之间没办法产生笔势的照应。中国汉字的书写习惯是,笔画由左往右书写、由上向下书写,笔画和笔画之间、字和字之间要靠笔势相照应,正所谓“笔断意连”。楷书点画之间的连贯尽管不如行草书那么明显,但基本原理是相通的。例如“三”字和“天”字,要按照上述图示书写,如图:

  这样书写,每一个笔画都是孤立的、静止的,这样的笔画构成的字显得死板无生气, 并且大大地影响了书写速度。因此这种写法严重地违背了汉字书写的原理,是错误的。

  实际上,笔画书写时的逆锋入笔和收笔回锋等动作都是跟上一笔或下一笔自然照应的体现,即每一笔在作品中都是承上启下的一环,不应当孤立起来看。只有笔画间笔势相互照应,笔虽断而意不断,书写才能行云流水,字形才能摇曳多姿。

  同样是“三”字和“天” 字,书写时要注意笔画间笔势的照应。如图:

  如图中虚线所示,单笔画运笔的轨迹并不只是在笔画内部“逆入平出,回锋收笔”,逆锋入笔的有些环节在毛笔接触纸面之前,在空中就已经完成了,这样书写才是自然的、顺畅的,才是符合汉字书写原理的。

  其二,细线是用硬笔书写的,不能体现毛笔在运笔时的提按动作,导致初学者把笔画的起、收笔的动作放大,自然的书写变成了画圈的动作。尤其是有些小学生在学过毛笔字之后,把这种错误的用笔运用到硬笔字书写中,结果笔画两端全成了疙瘩,积习日久,贻害无穷。

  其三,通过这类错误的线路图,学书者很容易相信:点画的形态是在逆锋入笔、回锋收笔的动作下完成的。这实际上是不对的。任何一种点画形态都是人们在长期书写中自然形成的,自然书写是第一位,点画的形态美是附带的,应该说,点画形态美是“合目的性与合规律性相统一”。从书写的技术层面来讲,为了保证书写流畅,古人在书写过程总尽量地删繁就简。逆锋入笔和回锋收笔的动作都是自然而然的连带,点画的形态是靠毛笔本身的弹性和行笔轨迹相互作用自然形成的,而不是刻意做出来的,任何点画的书写都不能只追求“美”而失掉“自然”。

  2. 关于笔形、笔势和笔顺的问题

  笔形是文字学术语,指的是书写字符时入笔之后笔尖不提离纸面形成的、具有特定形态的书写单位。在书法中通常把不同的笔形统称为点画或笔画。

  笔势指一种点画依着各自特殊的形体态势的写法。笔势因人的性情、时代风气而有肥瘦、长短、曲直、方圆等不同变化。另外“势”还包含有力量和动态两方面内容。在笔下出现的点画形态,应具有内含的力度,并且通过笔画的外在形态能体现出一种动态。

  笔顺是书写点画时的先后顺序。在当下的语文教学中,每个汉字都有其特定的笔画书写顺序。需要注意的是,书法作品中很多字的笔顺与语文教学中的笔顺可能有所不同。

  以上这三个概念是相互联系的。笔势通过笔形来表现,没有“形”,就没有“势”。笔形和笔形要靠笔势连贯起来,楷书中往往体现为“笔断意连”,也可以说是“形”断“势”连。把一个字中的不同笔形按照笔势先后顺序连接起来,这个顺序就是笔顺。反过来讲,我们也可以通过笔势的照应来推测笔顺的先后顺序。实际上,在古人眼里,笔顺并不是唯一的,每个书法家都有他自己的书写习惯,在某些情况下他们书写点画的先后顺序也存在着差异,这一点在行草书中更加明显。因此我们在临摹古帖时,应当学会通过笔形、笔势来推断笔顺,因为只有按照书家原有的笔顺书写,才能更准确地再现笔形和笔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