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书用笔

  上文我们说到,行书是介于楷书和草书之间的字体,它的用笔兼用楷书的点画和草书的使转,并有它自己的特点。有些点画因承楷书,但由于书写速度与节奏比楷书快,因此笔锋在点画中不可能有太多的停留时间,下笔收笔、起承转合,大都顺势而为,这就造成书写的点画形态与楷书有所不同,形成新的风貌。有些行书接近草书,但为了保持字形容易辨识,则主要借用了草书使转用笔的原理和笔势,而在字形上又和草书拉开了距离。因此,行书的用笔有着楷书、草书两种字体的特征。

  其主要的用笔特征如下:

一、点画多用露锋

  在用笔的基本原理上,行书和楷书是一致的,但由于行书行笔比楷书行笔速度快,起笔和收笔往往顺势起落,造成大量外露的笔锋,因此行书中的露锋要比楷书中使用的多。藏锋可包气,露锋可纵神。藏锋用笔显得沉稳厚重,露锋用笔显得轻快飞动。

  行书露锋用笔不仅便于书写,还能加强点画之间的呼应关系,使字势显得活泼、潇洒,又富于变化。但是行书也并不是完全使用露锋,如果笔笔露锋,就会“锋芒毕露”,显得太过轻薄、俗气。因此,行书中也穿插用藏锋,使得字形既沉稳又活泼。如米芾虽然“八面出锋”,但仍能“沉着痛快”。

米芾《研山铭》选字

二、多用侧锋逆势入纸

  书法的用笔以中锋为主。赵 说:“结字因时相传,用笔千古不易。”千百年来, 用笔的皆以中锋为主。前面我们提到,除了秦小篆风格以外,几乎很难找到完全使用中锋的书法,大部分书作都是以中锋用笔为主,辅之以侧锋,随着书写的推进,中锋和侧锋之间在不断转换,正所谓“中锋以运笔、侧锋以取势”。与楷书相比,行书中的侧锋明显增多,但并不意味着这与中锋用笔的法则相违背,而是借用侧锋用笔,使得书写的点画形态更加丰富多姿。

  行书中侧锋入纸居多,也是与书写速度相关。快速的书写需要点画间笔势连贯,回环往复的行笔、点画的起落要求凌空取逆势。(如乐、与、书、契)

三、点画间连带呼应明显

  行书比楷书书写速度快,因此点画之间的呼应更加明显。有的两边之间时常出现以游丝牵连的情况。所谓游丝,指的是行草书中两个笔顺相承接的点画之间相互牵连的轻细线条,也叫牵丝。行书中适当地运用牵丝,既能加强点画间的连带关系,使之脉络通畅,又能赋予字形萦回流转、婀娜多姿的体势。但牵丝的使用也要得当,当断则断,当连则连, 如果牵连太多就会弄巧成拙。(如无、茂、兴、咏)

四、化折为转

  行书中的转折处,用方折的写法较少,大多采用圆转的笔法。但转笔切不可写成毫无变化的圆弧,当有轻重、缓急的用笔变化,转中有折,圆中有方,方圆兼施才更有味道。(如而、高、通、物)

  启功先生曾把折笔和转笔的运笔比作公交车进站:公交车行驶要经过每一个站点,站点就像笔画的转折处。好比有乘客上下车,公交车会在站点停车,等乘客上下车后再开动;如没有人上下车,则公交车会在站点稍停或稍微减速后继续行进。在速度上,前者好比楷书的折笔,后者就好比行书的转笔。这个比喻很形象地说明了楷书和行书写转折时的节奏问题。

五、点画省略

  行书为了书写更加便捷,在不影响汉字识别的前提下,有些字在书写的时候可以省略某些点画。各种点画当中,点的省略最为普遍。前面在楷书章节中我们讲到,点可以向不同方向延伸形成其他笔画,而在行书中,有些笔画就简化成了点。点的姿态各异,有多种变化,写起来要比横竖撇捺更加快速便捷,同时又丰富了字形。(如八、未、言、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