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书的结构

  行书的结字原理,与楷书大同小异。但与楷书相比,行书书写速度较快,节奏感更强,因此行书结字的形态要比楷书有更大的弹性空间,即楷书结字比较稳定,有比较固定的样式可循,而行书的结字取势却富有更多变化。

一、主次分明

  一个字中有许多笔画,其中笔画必有主次之分。楷书的字形稳定,几乎每个字都占用一个方形的空间,而行书书写更加自由,结字不受方形空间限制,因此主笔往往比较夸张。清代刘熙载在《艺概》中说:“画山者必有主峰,为诸峰所拱向;作字者必有主笔, 为余笔所拱向。主笔有差,则余笔皆败,故善书者必争此一笔。”朱和羹在《临池心解》中也说:“作字有主笔,则纪纲不紊……凡布局、势展、结构、操纵、侧泻、力撑,皆主笔左右之也。有此主笔,四面呼吸相通。”主笔是在结字中起决定作用的笔画,是一个字 主要的支柱,既起到稳定重心、平衡构架的作用,又决定了这个字的基本形态。有主必有  次,主笔之外其他笔画往往极力收敛,主次相互衬托。

二、欹正相生

  重心平稳是书法结字中最根本的一条规律。由于行书不能像楷书、隶书、篆书等那样构形平稳,而是在一种相对的运动状态中使重心保持平衡,就像演员在舞蹈中,虽姿态变化万端而重心始终保持稳定。行书的体势有欹有正,所谓“正”,即体势端庄稳重,疏密匀称,点画疏密、长短等严格受到法度的约束,给人一种很强的秩序感;所谓“欹”者, 即体势欹侧,跌宕起伏,参差错落,逸趣横生,给人一种潇洒、纵逸的感觉。行书的结字,当正中有欹,欹中生正。正如董其昌在《画禅室随笔》中评价王羲之的字:“转左侧右乃右军字势。所谓迹似奇而反正者……”结字的妙处,正是看似东倒西歪,实则重心不失。如果排列得上下齐平,状如算子,那就没有美感可言了。

三、轻重繁简

  行书的结字取势中,轻重笔的使用也是一种很好的方法。通过用笔的轻重来变化结字体势。楷书的点画同样也有轻重变化,但楷书的变化幅度较小,其点画的轻重变化体现在每个字的不同点画,这种变化在每个字内都达成一个平衡,字与字之间分量均等,有静态的秩序感。但是行书不同,它的轻重变化往往是比较夸张的,是动态的,行书中的轻重变化要在通篇上形成平衡的态势,因此在书写时要制造轻重的平衡矛盾,然后还要化解矛盾,这组矛盾化解得好,行书才更有韵味。

  行书中,同样一个字可以有繁和简的变化。如果一个字少用或者不用牵丝,那么这个字的字形就显得简略一些,如果使用较多的牵丝,则显得繁复。繁和简可以显现出两种不同的造型美,因此在临摹行书当中需要注意观察。繁简和轻重有时需要配合使用,往往是字形简略的,用笔就要重些,字形繁复的,用笔就要轻些。轻重、繁简又各有度的变化, 搭配得好,可以出现无数种字形变化。

四、方圆兼施

  方和圆也是一组矛盾,体现在书法中,它们既是对立的,又是并存的。要使圆中有方,方中有圆;不能有绝对的方,也不能有纯粹的圆。方圆要结合得好,方圆并用。字里的方圆有两方面含义,一方面是汉字笔画的方圆,一方面是汉字外轮廓的方圆,本节讲行书的结构,方圆指后者。在行书的结字中,有些字的外部形态可以处理成方形的,也可以处理成圆形的。一般来说,外轮廓呈方形的字体势比较稳定、平正,外轮廓呈圆形的字体势比较活脱而有动感,方、圆不同的运用,可以形成不同风格面貌。

五、节奏明显

  行书的书写速度快于楷书,而慢于草书。楷书的点画相对静止,书写时的速度比较均衡,节奏感弱。草书的书写速度快,尤其是大草,书写时左盘右蹙,节奏感很强。行书介乎两者之间,速度不快不慢,是“散步”式的。

  但行书的书写并不是匀速的,需要有快慢、徐疾之分。要使通篇气息流畅,节奏感强。

  我们初学行书时,对用笔和字形还不太熟悉,开始应当放慢速度细细地分析点画的形态,一遍遍体会帖字的用笔动作,同时也应注意书写节奏的体现。一般来说,起笔、收笔和折笔处是慢的,行笔和转笔处是需要速度的,因此我们在临摹过程中,在起、收和转折处要注意放慢速度,甚至停顿,而在中间行笔或转笔处则不要犹豫。

六、一字多形

  行书字形的变化要比楷书丰富得多。楷书作品中,同一个字写数遍,字形不会有太大变化;行书则不然,在一幅行书作品中,同一个字往往有数种结字形态。著名的天下第一行书《兰亭序》中,二十个“之”字竟无一相同者,其他字如有重复,也定然有不同的形态,使人百看不厌。行书中这种一字多形的现象非常普遍,在一幅作品中如果一个字重复使用一个造型,那作品就显得呆板乏味了。

  以上对行书的结字特点做了几方面总结,但行书的结字变化和技巧可以有很多种,难于尽数,以上所举的只是其中几种常见的例子。我们要想学好书法,就需要认真研习历代经典法帖,通过认真地分析和比较,举一反三,从不同的角度去探索行书结字的奥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