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书小史

  草书是从篆书的草体——隶书演变而来的(这里的隶书指的是篆书的潦草写法,而非等同于汉隶)。从隶书到草书的演变经历了相当长的过程,其中很难找到草书起始的确切时间。有人认为草书出现于秦末,如《书断》引蔡邕的话说:“昔秦之时,诸侯争长,简檄相传,望烽走驿。以篆隶之难,不能救速,遂作赴急之书,盖今之草书是也。”赵壹

  《非草书》说:“盖秦之末,刑峻网密,官书烦冗,战攻并作,军书交驰,羽檄纷飞,故为隶草,趋急速耳。”而另有一些人认为草书产生于汉代,王愔认为草书出现于汉元帝时期,当时“史游作《急就章》,解散隶体,兼书之,汉俗简惰,渐以行之是也”,许慎也认为“汉兴有草书”。唐以后,大家对这些分歧意见大都采取避而不视的态度。近年来, 考古发现了一大批秦汉时代的简牍帛书,对草书的出现提供了大量可靠的一手资料。

  草书的萌发到成熟,经历了章草和今草两个阶段。

  1. 章草

  章草产生并流行于汉代,它是汉隶的快写形式。我们知道,篆书的草体是隶书,是一种比较潦草的篆书草写形式,这种草写的隶书经过整饬最终演变成法度严谨的汉隶,在它向汉隶演变的过程中,又形成了一种既保留了隶书波挑,又保留了草体字点画连贯笔势的新字体,即章草。

  章草名称的确立历来有很多说法。有人认为“章”是表示章法、章程的意思,也有人说章草的名称来源于《急就章》的章,还有人认为是汉章帝喜欢这种字体因此而得名。众说纷纭,莫衷一是。

  “章”的本意是乐章,后引申为条理、法则、法度、明显等意思。章草这种新字体的产生,也是以当时的社会需求作为动因的。在章草刚刚开始萌生的时候,同一个字在不同人的笔下往往有不同的写法,如果没有约定俗成的规范,那么人们的文字使用就会非常混乱,给通信交流造成不便。为了避免这种情况, 人们对各种草写形式进行了整理,使其规范化、定型化,之后书写者之间达成一种共识,一种规范的草体字出现了,这就是章草。

  章草的构形尽管在一定程度上突破了隶书的构形原则和构形原理,但在体势上和某些笔调上却仍然保留着许多与隶书相似的地方;章草所有的构形原则与法度又几乎完全被后来的今草袭用,成为今草赖以萌发的胚胎和生存的根基。章草萌生于西汉初年,成书于东汉中期。章草字字独立,字与字之间上下很少连贯。一直到了魏晋时期,才有了字势上连绵的成熟的今草书。章草作为一种有独特艺术个性的字体,受到不少书家的喜爱,并留下了不少章草书法名作。(如图,皇象《急就章》局部)

  2. 今草

皇象《急就章》局部

  今草是相对于章草来说的,是在章草的基础上演变出来的一种新的书写形式。章草尽管书写起来比汉隶便捷,但它仍然保留有汉隶的用笔和结字特征,字字独立,上下区别, 严重影响了书写的速度。因此,人们在频繁使用章草的过程中,逐步对其进行改造,在其有比较稳定构形的基础上,逐渐去掉章草中的隶书用笔;为了进一步加快书写速度,将字与字之间的笔势连贯起来。史上记载最早的草书家是张芝,张怀瓘在《书断》中说:“章草之书,字字区别,张芝变为今草,加其流速。”当然,草书不可能是张芝一人所创,章草到今草的演变也不会有一个清晰的分野,这两种字体在很长一段时期内是并存的,直到最终才被书写更为快捷、洒脱的今草所代替。从出土的简牍资料上看,定型后的章草和今草同宗于汉简上的章草,东汉时期这两者都已成熟,并行于世。正如启功先生在《古代字体论稿》中说:“无论旧体或新体的草书, 到了汉末,已成为满城争唱的时调。”

王羲之《远宦帖》

张旭《肚痛帖》

  在书法艺术上,今草作为一种新兴字体,一出世就受到了书家们的青睐。特别是得到王羲之、王献之父子为代表的晋代文人书家创造性的艺术加工与发扬,今草书法得以独放异彩,为后世各流派的草书书法的形成与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根据今草草化程度的不同,又分为小草和大草(又称狂草)。

  小草也称独草,从字形上看, 多属字字独立,上下字虽偶有牵连,也属笔锋带出,并不影响上下两字本身的字势。用笔也交代得比较清晰,提按变化较多,但总是在字形内部进行。小草已经退去了章草中波挑的用笔,结构也因行、楷的因素逐渐由章草的扁方而变成长方结构。代表书家有王羲之、王献之、智永、贺知章、孙过庭等。(如图,王羲之《远宦帖》)

  大草也称狂草,从结字上来看,打破了字字独立的界线,加长了中途用笔的距离,字中的牵连线往往和笔画并无区别,以点线作为部件的草书抽象功能更加强烈。由于简便快速,所以往往字势连绵,在连绵中增强了节奏感。章草和小草的变化主要体现在字的内部,而大草打破了这种界线,不受单个字形的束缚,从而有更强的艺术表现力和感染力,性情的表现更加自如。大草的代表书家有张旭、怀素、黄庭坚、祝允明、王铎、傅山等。(如图,张旭《肚痛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