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与歙砚

  歙砚,全称歙州砚,是一种古老的汉族手工艺品,中国四大名砚之一。歙石的产地以江西婺源与歙县交界处的龙尾山(又称罗纹山)下溪涧为最优,所以歙砚又称龙尾砚。

  歙砚因唐代著名书法家柳公权《论砚》的推崇而名震天下。历史上许多名人都与歙砚结下了不解之缘。大书法家米芾在《砚史》中就盛赞歙砚“金星宋砚,其质坚丽,呵气生云,贮水不涸,墨水于纸,鲜艳夺目,数十年后,光泽如初”;宋代文学家欧阳修也在《砚谱》中赞誉歙砚“龙尾远出端溪上”,认为歙砚胜过端砚;宋代书法家蔡襄偶得一方歙砚后曾盛赞道:“玉质纯苍理致精,锋芒都尽墨无声,相如闻道还持去,肯要秦人十五城”;苏东坡求得龙尾砚特作《龙尾砚歌》,并写了《眉子砚歌》等诗文。他的《孔毅甫龙尾石砚铭》对龙尾砚见解精辟:“涩不留笔,滑不拒墨,瓜肤而彀理,金声而玉德”;诗人、书法家黄庭坚曾到龙尾山一游,写下了《砚山行》“不轻不燥禀天然,重实温润如君子。日辉灿灿飞金星,碧云色夺端州紫”。除此以外,虚谷、徐霞客、李时珍等都对歙砚甚是喜爱。

  清代文学家纪昀生平爱歙砚,曾在《阅微草堂笔记》中记载:“故歙砚较端砚难得,此石犹前代物也。” 纪昀在这里说明了歙砚和端砚同样妩媚艳美,而且说明了龙尾砚在历史上已失传,不像端砚从唐代开始就没有停止生产过,所以歙砚稀有而珍贵。

  让我们看看纪昀玩砚改诗词的故事。据说,有人送给纪昀一方金星眉纹歙砚。纪昀爱不释手,无事就用手抚摸它,几乎入迷。一天,一位朋友请纪昀题扇面,用的是王之焕的《凉州词》诗: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因为纪昀爱砚入了迷,将第一句中的最后一个“间”字漏写了。观者有人说:“大文豪亦有误耶?”纪昀听了忽然醒悟,说:“此非诗,乃词也,何有误耶?”遂添上标点——“黄河远上,白云一片,孤城万仞山,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众人拍手叫绝。

  歙砚的制作材料被称为歙石或歙砚石,一般需要几亿年的地质变化才能形成,其中最适合制砚的是轻度千枚岩化的板岩。歙砚石色如碧玉,又具有不吸水、不拒墨、不损毫、贮水不涸、易洗涤等特点,素有“孩儿面”“美人肤”之称;不仅是书画创作的工具,更是其精神气质的承载体。歙石石质优良,色泽曼妙,莹润细密,有“坚、润、柔、健、细、腻、洁、美”八德,被誉为“石冠群山”“砚国名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