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笔的种类、制作与使用

  毛笔在结构上分为笔头、笔杆两部分。笔头,是毛笔蓄墨和写字的部分,用兽毛制成。笔杆,亦称笔管,是便于手拿书写的部分。而毛笔有很多种类,按照笔头、笔杆两部分有不同的划分方式。接下来,我们具体来看毛笔的种类及其特点。

一、毛笔的分类

  1. 根据笔毫的选材分

  按照笔毫的选材不同,我们可以把毛笔分为硬毫、软毫和兼毫三大类。而根据毛笔笔锋的长短,毛笔可被分为短锋、中锋、长锋和超长锋。还有按照笔毫的粗细、长短, 又可把毛笔分为特大号、大号、中号和小号。古今书家,会根据自己的控笔能力和艺术追求选择不同性能的毛笔,进行风格各异的艺术创作。下面我们就以笔毫选材不同这种最常见的分类方式来具体说明。

  硬毫笔

  硬毫笔弹性较大,以狼毫、兔毫为主要代表,鹿毫、石獾毫、山马毫、猪鬃等也属于此类。这类笔笔锋回弹能力较强,提按自如,比较好控制,适合初学者使用。

  狼毫,是最常见的硬毫,是用黄鼠狼的尾毛制成。欧阳询所编《艺文类聚》引《广志》云:“黄鼠善走……今俗通呼黄鼠狼,顺天呼之黄鼬。好夜中食人鸡;人捕取之,以其尾毛为笔。”表明唐代以前顺天一带已经使用此毛制笔了。黄鼠狼尾毛浓密,长而挺拔,用其制成的笔毫富有弹性,挥洒有力。

  兔毫,多称为紫毫,是野兔背肩毛制成。兔毫是古代最常见的一种硬毫笔,毫健有力,但并不十分耐用,易败秃。由于兔毫长度有限,一般用于制作小毛笔,或者和其他兽毛混用制笔。

  鼠须毫,是指用老鼠的胡须作为毛笔的笔毫。鼠须毛性最硬,相传汉代张芝、曹魏、钟繇和东晋王羲之都喜用鼠须笔,传王羲之的天下第一行书《兰亭序》就是用鼠须笔所书。

  鬃毫,分为马鬃和猪鬃。马鬃是取于马身上各部的毛。根据其长度的不同做成不同种类的毛笔。马尾毛长且健,多用作特大笔;马身毛较短,多用来制小笔或混合其他兽毛制成兼毫笔。猪鬃取于猪的颈部,多做漆笔或兼毫笔。

狼毫笔

  软毫笔

  软毫笔中最常见的是羊毫笔。此类笔笔锋较长,便于挥洒,所书温润而饱满。但由于其锋长毫软,因此弹性较差,下按后很难回弹,不易掌控,需要有一定基础的人才能把握。

  羊毫笔是用上等山羊毛为材料制成。羊毛质地柔软,含墨量大,并且具有毛较长细、易得的特点,故用于制作较大的毛笔和长锋笔。古时以江浙一代的羊毫为上品。

  鸡毫笔,是选取鸡颈下部的毛制成,性软,含墨量大。

  胎发笔,是将婴儿胎发剃下制笔,笔性奇软。

  兼毫笔

  兼毫,即用两种或两种以上软硬有别的兽毛以一定的比例混合制成。这类毛笔弹性介于硬毫笔和软毫笔之间,刚柔并济,利于掌控力度,适合初学者使用。

  最常见的兼毫笔有紫羊毫笔、紫狼毫笔和白云笔三种。紫羊毫笔,由紫山兔毫和山羊毫混合而制;紫狼毫笔选取紫山兔毛和黄鼠狼毛合制;而白云笔多以黄鼠狼毛为笔心,外层包裹山羊毛。但由于兼毫笔的原料种类繁多,因而笔的性能有较大的差别。

  此外,鹿毛、熊毛、貂毛也用来混合制作毛笔,不过在性能上会有所不同。

青花团龙纹管羊毫提笔

 

  2. 按笔杆的材质分

  中国自汉代以来,制笔不但讲求实用,而且注重笔杆的材料和装饰,使其逐渐向名贵化发展。笔杆的材料最初以竹子为主,南北朝时期开始出现以金银为材料的笔杆,后来还在笔杆上镶嵌宝石乃至更加珍贵的材料。主要的笔杆材质有以下六种。

  漆管,分为雕漆、剔漆、填漆、黑漆描金、彩漆描金等。在漆管上用雕琢、填补的手法绘制出来的图案雍容华丽,雕刻内容以龙凤、山水人物为主。

  竹管,是制作笔杆最常见的材料。竹管还分为白竹管、方竹管、紫竹管、棕竹管、斑竹管、湘妃竹管、鞭竹管等种类。

  白竹管取材于我国南方的白竹,取其竹茎中细直、结实的部分作为笔杆。由于白竹冬天休眠,不易被虫蛀,因此大多在冬天取材。

  方竹管,取材于江浙一代的方竹。方竹呈方形,竹杆不粗。

  紫竹管以紫竹为原材料。紫竹竹管细小,颜色别致。

  棕竹管的特点在于,棕竹为紫黑色,竹质细而韧。

  斑竹管,顾名思义,竹茎上有灰色的圆形斑纹,增添了笔杆的自然之趣。

  湘妃竹管,取材于湘妃竹。此竹非常珍贵,多仿制品。

  马鞭竹管,以竹小节短的马鞭竹为材料,形态奇特,颇具古意。

  用来做笔杆的竹管多具有直、劲的特点。不仅要求竹茎细直,更要挺拔,才能够制造出精致的毛笔。若是竹管天生不够笔直,往往要用火烘烤,将竹管烤软后人为扳直。当然,以弯曲为特质的马鞭竹管不需要经过这个过程,否则自然之趣尽失。

  木管,用料有紫檀、黑檀、白檀、花梨木、黄杨木、铁力木、红木、沉香木等。木质笔杆上多会经过雕刻,雕刻方法和内容与漆管大致相同。

  陶瓷管,最早见于明代晚期,以烧瓷土制成的笔杆,施釉后经过高温烧炼而成。尽管质地坚硬、极具艺术价值,但是并不实用。

  象牙管,是名贵笔杆品种之一。以象牙制成的笔杆,具有质地坚硬、细腻、无瑕的特点。因为原材料稀有,价值较高。

象牙雕钱纹管紫毫笔

  玉管,大多以产自新疆天山的和田玉制成。其中还分为白玉、青玉、黄玉、碧玉、墨玉等品种。玉管色泽温润、质感细腻。既具有极高的欣赏、收藏价值,亦很实用。

青玉管紫毫笔

  历史上,还出现过珐琅管、犀牛管等制成的极为珍贵的毛笔,但都由于用材太过珍贵稀有而无法被广泛地使用。

  另外,古人不仅注重笔杆的选材,在装饰上也十分用心。笔杆装饰主题以龙凤、八仙、人物、山水、诗词等为主,寓意吉祥平安、富贵如意。

二、毛笔的制作

  在毛笔发展过程中,因其时期不同,制笔工艺也略有差异,但其制笔步骤大致相同。在此我们就以散卓笔为例,简单介绍一下毛笔的制作工艺。

  择毫

  对于毛笔而言,质量的好坏很大程度上与毛料的质量有关。自古有“千万毛中拣一毫”的说法,可见古人在毛笔的制作过程中,对于毛料的选择是极其重视的。

  择毫的工作需要在水盆里进行,先把原始皮料上的毛全部拔下来放在水盆上的隔板上,将一些绒毛、杂毛等不适合制笔的毛剔除,然后将挑选后的毛料放入水盆中,用清水洗净,再按照毛的质量进行分类。这个步骤十分重要,需要制笔工人对毛料的熟悉程度极高,才可以正确分类、剔除,为下一个步骤做好铺垫。

  熟料

  熟料的主要目的是将毛料中的油脂、污垢等去除,以防其影响毛笔的储墨性能和使用感。根据毛料的品质、类别不同,熟料的方法也略有不同,总的来说大致有四种熟料的方法:

  1)石灰水法

  就是将选好的毛料放置在石灰水中浸泡,去除毛料上的油脂和腥味,使之成为熟毫。《笔经》中记载:“采毫竟,以纸裹石灰汁,微火上煮,令薄沸,所以去其腻也。”这便是用石灰水浸泡的方法,是先将石灰水煮沸,然后熟料。

  2)水蒸气法

  也称“蒸煮法”,与我们现在蒸煮食物的方法相似,先烧水煮沸,再将毛料用纸裹好,放置在沸水之上的隔板上,通过蒸汽熟料。这种方法可以将弯曲的毛料变得顺直,还可增加毛笔的储墨量。但这种方法对工人的技艺要求很高,对蒸煮时间的把握要十分准确,时间过长会使毛料软弱无力,时间过短则去油去污不够彻底,影响书写。

  3)自然法

  自然去脂就是将毛料长期保存或者通过日晒达到去脂的效果。

  4)揉擦法

  揉擦法是将毛料洗净后,加入草木灰,用熨斗熨烫,然后反复揉擦,达到去脂去污的效果。

  齐锋

  将之前的毛制成片状,放置于兽骨或平板上反复进行按压拉拽,毛的一端与板沿对齐后,轻轻拉托毛尖,使毫毛全部整齐地平铺在板面上。

  垫胎

  这一步骤是决定毛笔性能的关键步骤。根据所制毛笔的形制和性能,从准备好的毛料之中选取材料,按一定比例做好笔心和笔腰的部分,将材料根部对齐,用钳子夹住,再用骨梳反复梳理,直到混合均匀为止。

  剔毫

  即是在毛笔制成之后,剔除杂毫,使其达到尖、齐、圆、健的效果。

三、毛笔的选择与使用

  1. 毛笔的选择

  进入店铺,琳琅满目的笔总会让我们挑花了眼,从万千笔中挑出一管适合自己的,绝非易事。但是一根好的毛笔都会具有相同的特点,那就是“尖”“齐”“圆”“健”,也就是我们通常说的毛笔四德,这也是笔匠们制笔时的一个共同的目标。

  “尖”指的是笔峰部分十分锐利,在书写时反应灵敏,能自然收锋。不论软毫硬毫, 笔峰部分都应该精纯锐利,书写时才能在细节处做出效果。我们指的“尖”是相对来说, 过犹不及,如果太尖,也会使笔尖变软,影响效果,所以用锐利一词更加准确,因此也有“锐、齐、圆、健”的说法。

  “齐”指的是将毛笔笔头展开,笔毫排列整齐均匀,不会有参差不齐的现象。

  “圆”指的是笔头外形呈圆锥形,饱满、匀称且没有凹凸感,而从毛笔的使用来说,指的是在书写时受力均匀,不会出现偏锋现象。

  “健”指的是毛笔书写时有弹性,提按自如,这要求笔腰部分劲健有力。

  除了以上四条要求外,在毛笔的选择上,还应根据书写者的习惯、所书写字体风格、字体大小等情况具体对待。一般来说,初学者对毛笔柔软的习性把握不好,可选择相对容易控制的硬毫或兼毫入门,如大狼毫、“七紫三羊”。写笔画精细的小楷书,对笔锋的要求也更高,可选用纯狼毫;书写篆隶,则可以选择蓄墨效果好的羊毫笔。此外,笔锋要与所写字体大小相匹配,一般用到笔头的中部即可,不要用到笔根,也不可小笔写大字。

  关于“善书者不择笔”

  我们讨论了笔的品种、笔的制作、笔的四德,都是为了寻求一支可以称心书写的毛笔,但为何又会有“善书者不择笔”的说法呢?

  “善书者不择笔”这句话曾出现在虞世南对欧阳询的评价中,谓其“不择纸笔,皆能如意”。明人王肯堂也称欧阳询能使用难以驾驭的纯狸毛笔,故具备了不择笔的能力。从这二人对欧阳询的评价来看,我们可以知道“善书者不择笔”指的是可以驾驭不同种类的毛笔,例如即便用较软的纯羊毫、也可以书写出有力雄强的线条,而不是不择其质量、形制、性能。

  启功先生对于“善书者不择笔”也阐释过自己的观点,在《启功给你讲书法》中说过这样一段话:“从前有这么一句俗话,善书者不择笔,就是说会写字的人拿起什么笔都能写。这句用在鼓励人,说这人本事大,那也可以。比如拿刀切菜,有人善于切菜,不讲究刀,也可以这么讲。但是你给他的刀没刃,就是一块铁片,我看他也切不出什么菜的样子来,更不用说切这个肉片了。这完全是一种鼓励的话,善书者不择笔,这是一个有目的、有策略的鼓励人的话,而事实上,你给他没毛的笔,他不也不会写字了吗?看来笔这工具还是很重要的。”

  启功先生在艺术领域的造诣之高,无愧于当今的“善书者”,而善书者自己也说,毛笔的正确选择对于书法创作是十分重要的。

  所以,综上来看,“善书者不择笔”的观点并不能狭隘地理解,选择一支适合的毛笔还是很有必要的。

  2. 毛笔的使用保养

  对于书家来说,寻一支得心应手的毛笔是极其难得的,有了好的毛笔,我们就更要学会保养,来延长毛笔的使用寿命。

  新笔的笔毫外部刷有一层胶体,在开笔时,需用温水浸泡,把笔毫泡开。但浸泡时间不宜过长,等到笔锋部分浸泡开即可,若时间过长,笔根部分的胶质也被泡开,笔毫就容易脱落。

  之后每次使用毛笔时,也需要将笔毫用水浸湿,然后再沾墨书写,这样可以让水成为笔毫的保护膜,使其不受墨汁的侵蚀,起到保护笔毫的作用。

  用完毛笔之后,要及时将其冲洗干净,悬挂晾干,毛笔笔尖自然下垂,待笔头彻底干燥之后,方可套入笔套之中,若笔头尚未干燥套入笔套中,会出现发霉、腐败的情况。另外,洗净的毛笔也不可直接插在笔筒中,这样笔毫中残留的墨汁会流到笔头根部,时间长了会使得笔头腐烂、脱毛。

  在携带毛笔外出时,可用竹制的笔帘裹好带出,这样不但可以保证笔毫通风干燥,还可以保护毛笔不受损坏。

四、制笔名家

  毛笔制作工艺的发展由古至今从未间断,历朝历代涌现了不少制笔名家,也留下了不少名笔,深受当时书家的喜爱。接下来让我们认识一下在当时闻名一时的那些制笔名家吧!

  宣州陈氏

  东晋时期,宣州陈氏用山兔毛制成一种紫毫毛笔,笔锋坚挺耐用,易于书写。但是由于产量不高而无法轻易买到,所以当时著名书法家王羲之曾写《求笔帖》向陈氏求笔。唐代书法家柳公权也曾模仿王羲之写信向陈氏求笔。

  韦诞制笔

  韦诞以制笔和制墨闻名于世,著有《笔经》留世。而韦诞所发明的“韦诞制笔法”在贾思勰的《齐民要术》中得到详细记载:“先次以铁梳兔毫及羊青毛,去其秽毛……”韦诞所采用的两种兽毛混用的方法,充分反映出汉魏时期制笔的特点,以强毫为柱,柔毫为披,“兼毫笔”也由此产生。

  诸葛氏制笔

  宣州诸葛氏是时跨唐宋两代的制笔名家,技压群雄。其独到的制笔工艺形成了颇具特色的“诸葛氏制笔法”。

  诸葛氏制笔最初以其制作精良的“三副”而著称。这种“三副笔”的制法,就是披柱法创始以后毛笔的基本样式。只有诸葛氏所制笔是将笔毫深深插入笔杆空腔中,既牢固不脱,又富于弹性。

  此外,诸葛氏还在之前的基础上研制出“无心散卓笔”,也就是在原料加工过程中, 省去加柱心的工序,直接选用一种或两种毛料,散立扎成较长的笔毫,并将一端深埋于笔腔中,从而使其具有坚固、劲挺、贮墨多的特点。黄庭坚《山谷笔说》评价:“宣城诸葛高系散卓笔,大概笔长寸半,藏一寸于管中。”苏轼也说:“……又有一种不用心者,谓之散卓笔。”这种无心、长锋、笔毫深埋的形制是对长锋笔的一种改良,标志着制笔技术的又一次重大转变,在毛笔史上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

  “无心散卓笔”是诸葛氏家族制笔工匠集体智慧的结晶,其中以诸葛高最著名,诸葛元、诸葛渐、诸葛丰及吕大渊、吕道人、汪伯立为其传人。

  冯、陆制笔

  据《湖州府志》记载:“元时冯应科、陆文宝善制笔,其乡邻习而精之,故湖笔名于世……”冯应科和陆文宝是元代毛笔制造名匠,两个人并称为“冯陆”。据《归安县志》记载:“元冯应科制笔妙绝天下,时称赵子昂字、钱舜举画、冯应科笔,为吴兴三绝。”

  冯应科在元代赵德渊的严厉指导下学习前人徐信卿的制笔之法。而陆文宝的“善制笔” 源于赵。赵不但将自己所学传授给陆文宝,还将冯应科所继承的徐信卿制笔之法也     交给陆。而赵与赵德渊是叔侄关系,正是赵氏的指点,才有了“冯、陆齐名”。

  明清制笔名家

  明清制笔名家很多,明代主要有陆继翁、施文用、张文贵等,清代主要有周虎臣、王永清、王兴源、李馥斋等。

  陆继翁,元末明初制笔名家陆文宝(浙江吴兴人)之子,其继承父业,并有所发展。

  施文用,吴兴人,所制笔多用作贡品,并被许多达官贵人珍赏。其早期被人称“施阿牛”,后弘治帝赐其“施文用”名,更增其誉。

  张文贵,杭州人,善于制画笔。有“画笔以杭之张文贵为首称”的声誉。

  周虎臣,清初笔工,江西临川人。所制笔以选料、工艺精致、实用、美观而著称,曾开设“周虎臣笔墨店”,子孙承其业,连续七代。清末发展至上海,更加兴盛。

  王永清,清代笔工,江苏吴县人,包世臣的《艺舟双楫》记载“治笔于家,不传徒, 不设笔肆。”其制笔以羊毫圆健著称,尤善笔根的精细加工。

  李馥斋,清道光时期北方笔工,精于制作兼毫笔,性能远超一般水平,深受当时书画家喜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