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人与砚

1. 砚的别称

  石君

  苏东坡曾为婺源龙尾山的“罗文砚”(歙砚的一个品种)写过一篇传记——《万石君罗文传》,里面记载:“罗文,歙人也。其上世常隐龙尾山。”并说罗文因“助成文治, 厥功茂焉”封“万石君”。“石君”由此而得名。清代王继香的《七星砚铭》中也曰:“北斗啖啖孕石君,繁忙上腾昌斯文。”另外,铜砚、铁砚、竹砚、瓦砚等,都可统称为“石君”。

  石友

  古代读书人都把书斋中的各种珍品以友相看,所以砚被称为“石友”。宋代王炎有诗曰:“剡溪束楮生,歙穴会石友。”“楮生”指纸,“石友”指砚。

  即墨侯

  唐代文嵩以砚拟人,曾作《即墨侯石虚中传》,称砚姓石,名虚中,字居默,封“即墨侯”。从此以后,人们便称砚为即墨侯,如宋代王迈的《除夜洗砚》中曰:“多谢吾家即墨侯,朝濡暮染富春秋。”

  墨海

  砚的别称,一般称大的砚台,也有称为海砚的。如宋代苏易简的《文房四宝谱》中载:“昔黄帝得玉一钮,治为墨海焉,其上刻文曰:‘帝鸿氏之砚。’”这就是传说中制砚的开始。宋代程俱的《谢人惠砚》诗曰:“帝鸿墨海世不见,近爱端溪青紫砚。”墨海也指大墨盆。清代翟灏的《通俗编》曰:“今书大字用墨多,则以瓦盆磨之,谓其盆曰‘墨海’。”

  墨池

  一般称小的砚台,即大砚称“海”,小砚称“池”,也有把墨盒称为墨池的。

  墨盘

  一般是对比较浅的砚台的俗称,通常指像盘子状的较大型砚台。

  墨田

  研墨如耕田。田在这里主要表示大的、能“种墨”的地方,理解为砚。

2. 砚的典故

  南唐后主与龙尾砚

  南唐后主李煜,好读书,善作文,工书画,知音律,对文房四宝的癖好,尤为突出。传说李煜有一方青绿晕石奇砚,非常奇特,其色青绿,润如秋月,砚池中有个黄色的石弹丸,一年三百六十五日,水都不干,而且有一只小青蛙头露出水面。每到夜深人静时,蛙声如鼓,伴李煜弹琴作画。后主视为珍宝,爱不释手,每以自娱。宋太祖八年宋军攻打金陵,他出降,被俘到汴京。此时他一物未带,仅携带了这方奇砚,并用此宝砚磨出的墨汁填写了一首名词——《虞美人》。其中的“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成为千古名句。

  装癫索砚

  米芾,宋代著名的书画家和鉴藏家;又称米南宫,因狂放并有洁癖,人称“米颠”。他天资极高,能诗文、擅书画,精于鉴赏,尤好收藏名迹,长于临摹古人书法,达到乱真程度。与苏轼、黄庭坚、蔡襄合称宋四家。

  米芾喜爱砚台至深,为了一台砚,即使在皇帝面前也不顾礼仪甚至失态。一次宋徽宗让米芾在殿内写字,供其使用珍贵的笔、纸,并让他使用御桌上的方砚。米芾笔走龙蛇,从上而下其直如线,宋徽宗看后觉得果然名不虚传,大加赞赏。米芾写完后,手捧御砚,对皇帝说:“此砚臣已用过,皇上不能再用,请您赐予我吧。”皇帝看他如此喜爱此砚,又爱惜其书法,不觉大笑,将砚赐之。米芾随即将皇上心爱的砚台装入怀中,不在乎墨汁四处飞溅。米芾爱砚不仅仅是为了赏砚,而是不断地加以研究,他对各种砚台的产地、色泽、质地,工艺都做了论述,并著有《砚史》一书,对各种古砚的优劣异同做了比较,详细论述,为后人留下了宝贵的经验。

3. 赞砚诗词

  唐代诗人李贺,作《杨生青花紫石砚歌》,对端砚大加赞颂。诗首赞叹工匠的精巧和伟大,“踏天磨刀割紫云”,技艺“巧如神”。诗中描写了纱帷暖室中端砚磨出的墨犹如春天的花朵般生机勃勃,光彩夺目。赞美其良好的发墨效果,即使是干燥的墨锭也能够磨出细腻湿润的墨液,轻薄的墨锭也可以磨出浓郁的墨汁。李贺笔下的这台端砚,不仅含津易墨,而且利不损毫。李贺对砚的赏评也得到了后代文人墨客的赞同。

杨生青花紫石砚歌

李  贺

端州石工巧如神,踏天磨刀割紫云。

佣刓抱水含满唇,暗洒苌弘冷血痕。

纱帷昼暖墨花春,轻沤漂沫松麝薰。

干腻薄重立脚匀,数寸光秋无日昏。

圆毫促点声静新,孔砚宽硕何足云!

  北宋是砚台最受文人重视的时期,这一时期的文人赞砚之诗层出不穷,不绝于耳。从大诗人梅尧臣到大文豪欧阳修,由书法家蔡襄到政治家王安石,至宋代所有有名望的文人、书画家,都留下了赞美砚的诗作。

龙尾砚歌

苏  轼

黄琮白琥天不惜,顾恐贪夫死怀璧。

君看龙尾岂石材,玉德金声寓于石。

与天作石来几时,与人作砚初不辞。

诗成鲍谢石何与,笔落钟王砚不知。

锦茵玉匣俱尘垢,捣练支床亦何有。

况瞠苏子凤咮铭,戏语相嘲作牛后。

碧天照水风吹云,明窗大几清无尘。

我生天地一闲物,苏子亦是支离人。

粗言细语都不择,春蚓秋蛇随意画。

愿从苏子老东坡,仁者不用生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