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人与毛笔

1. 笔的别称

  笔作为古代的日常书写工具,备受青睐,于是被赋予了许多特别的名字,其中一些广为流传,成了笔约定俗成的别称。

  不律:《尔雅·释器》中说:“不律谓之笔。”其注释中说道:“蜀人呼笔为不律也。”而《说文解字》中也称笔为“不律”。

  毛颖:唐代韩愈写的《毛颖传》是借毛笔的卓越功勋来抨击当时的统治者。“颖”便为锋,此后,人们便以“毛颖”来作为毛笔的别称。

  管城子:唐代韩愈在《毛颖传》中讲道:“……聚其族而加束缚焉。秦皇帝使恬赐之汤沐,而封诸管城,号曰管城子。”这是说将兽毛聚集一起并缚扎起来,洗干净,然后封在管城(毛管)里,所以叫管城子(也叫管城侯)。从此,毛笔得名“管城子”。

  管:始见于《诗经·静女》中的“静女其娈,贻我彤管”。“管”,即毛笔;如隋朝薛道衡的《初学记·咏苔纸》中说:“今来承玉管,布字改银钩。”“玉管”便指毛笔; 唐代陆龟蒙在《纪梦游甘露寺》中也说道:“云涛触风望,毫管和烟搦。聊记梦中游,留之问禅客。”“毫管”则为毛笔。因各种典故中提及,所以以“管”作毛笔别称的很多, 如“彤管”“管文子”“漆管”“素管”“越管”等。

  寸翰:曹植在《薤露行》中讲道:“骋我径寸翰,流藻垂华芬。”相近的还有“柔翰”,见于《咏史》中的“弱冠弄柔翰,卓荦观群书”。

  中书君:《毛颖传》中记载蒙恬被拜为中书令,人称“中书君”。后人因蒙恬善制笔,也用“中书君”作为毛笔的别称。唐宋八大家中的苏东坡在《自笑》中诗曰:“多谢中书君,伴我此幽栖。”可见,苏东坡眼中的毛笔是一位挚友,而不仅仅作为书写工具。

  毛锥、毛锥子:南宋诗人杨万里的《诚斋集》中曰:“仰枕槽丘府墨池,左提大剑右毛锥。”其中“毛锥”是根据毛笔的外形特点而来的戏称。“毛锥子”的别称来源于《新五代史》:“弘肇曰:‘安朝廷,定祸乱,直须长枪大剑,若毛锥子俺足用哉?’三司使王章曰:‘无毛锥子,军赋何从集乎?’毛锥子,盖言笔也。”这段对话阐述了毛笔在治国安邦中不可忽视的作用,而“毛锥子”就是“毛笔”。

  毫、毫素:晋代陆机的《文赋》中称“或含毫而邈然”,“惟毫素之所拟”。李善注:“毫,笔也,书谦曰素。”因此得名“毫素”。

  秋毫:苏东坡在《鲜于子骏见遗吴道子画》中说道:“觉来落笔不经意,神妙独到秋毫颠。”此处“秋毫”指的就是毛笔。

  龙须:见《龙须颂》:“再释其笔,曰龙须友。”此处“龙须”是笔的别称。

2. 诗中良笔

  毛笔作为书写工具,是文人与文字之间的桥梁,是文人抒发情感、表达心声最倚仗的工具。文人的日常生活与毛笔密不可分,文人的文字通过毛笔被历史铭记。毛笔早已成为“文人”这个词汇的一部分,更直接参与了中国历史的演进。历代文人善择好笔,于是关于赞美毛笔的诗词在六朝之后大量出现。

  郭璞作《笔赞》

  郭璞,东晋著名学者、文学家。曾作《笔赞》讴歌毛笔的巨大作用。其中说到自有书契记载符号以来,毛笔就产生了。而这首诗也被后世用于证明毛笔出现时间的重要论断。“日用不知,功盖万世”则说明了毛笔与人的密切联系及其绝高的功劳。

笔   赞

郭  璞

上古结绳,易以书契。

经纬天地,错综群艺。

日用不知,功盖万世。

  薛涛赞笔

  在唐代著名女诗人薛涛存世的九十余首诗歌中,《笔离手》写得尤为精彩,诗中的越管宣毫即是当时良笔的写照。

笔离手

 薛  涛

越管宣毫始称情,

红笺纸上撒花琼。

都缘用久锋头尽,

不得羲之手里擎。

  黄庭坚作《谢送宣城笔》

  与苏东坡并称“苏黄”的书法名家黄庭坚,在《谢送宣城笔》中大加赞赏宣州的毛笔。书法家对毛笔要求很高,细枝末节都极为敏感,诗中黄庭坚说:“宣城变样蹲鸡距, 诸葛名家捋鼠须。”这便是可以代表宣州毛笔的两大名笔。我们可以通过诗直观地了解到当时毛笔使用的具体情况。

谢送宣城笔

黄庭坚

宣城变样蹲鸡距,诸葛名家捋鼠须。

一束喜从公处得,千金求买市中无。

漫投墨客摹科斗,胜与朱门饱蠹鱼。

愧我初非草玄手,不将闲写吏文书。

  白居易写《紫毫笔》

  白居易的诗通俗易懂,也更贴近生活。他的名篇《紫毫笔》脍炙人口,清楚地说明了紫毫笔的制作之精和地位之高,极具文献价值。从诗中我们可以了解到制作一支上乘的紫毫笔十分不易,选材极为苛刻。也因此,紫毫笔在当时不仅“价如金贵”,而且也成为朝廷中的“宝物”,皇帝更是通过赏赐紫毫笔来鞭策官员。与此同时,毛笔也成为了白居易手中的利器,借着对毛笔的赞美,表达了白居易对统治者的不满,和对平民百姓困苦生活的同情。

  紫毫笔

  白居易

  紫毫笔,尖如锥兮利如刀。江南石上有老兔,吃竹饮泉生紫毫。宣城之人采为笔, 千万毛中拣一毫。毫虽轻,功甚重。管勒工名充岁贡,君兮臣兮勿轻用。勿轻用,将何如?愿赐东西府御史,愿颁左右台起居。搦管趋入黄金阙,抽毫立在白玉除。臣有奸邪正衙奏,君有动言直笔书。起居郎,侍御史,尔知紫毫不易致。每岁宣城进笔时,紫毫之价如金贵。慎勿空将弹失仪,慎勿空将录制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