形声

  形声者,以事为名,取譬相成,江河是也。

  形声字是在象形字、指事字、会意字的基础上形成的,是由两个文或字复合成体,由表示意义范畴的意符(形旁)和表示声音类别的声符(声旁)组合而成。形声字是最能产的造字形式。意符一般由象形字或指事字充当,声符可以由象形字、指事字、会意字充当。

  形声字的义符只能表示某种意思的范围或只表示事物的属类,因而它在形声字中只是高度概括的类名,并不能表示这个形声字的具体含义。

  例如:项、题、颜、颠等字。义符既然只是表示某种意思的范畴,那么范畴可以有大小宽窄之别,因而同用一个义符的诸多形声字,其具体含义虽然彼此相关联,但是这种关联可能是相同、相近、相通,也可能是相逆、相反。如从日的形声字,、晴、昭、晞、昕等含有明亮之意;晚、昧、暗、晦等则含有昏暗之意。因为日头是自然最大的光源,有日则明,无日则暗,地球上的明暗皆系于日。事物往往具有对立的两个方面,注意到这一点,对人们判别字义是有益的。

  形声字的声符除了标声之外,往往兼有表意的作用。语言中语词的声音反映着词义或词义的来源,字是词的书写符号,是语言中的词的声和义的载体,所以字义(实际是字符所记录的词义)也往往与字字的读音有关。这种现象在形声字中的反映,就是声符除了标声之外也往往含有表意的作用。同从一个声符得声的抱、袍、雹等,都含有包裹的意思;从仑得声的沦、轮、伦、论、纶等,都含有条理、伦次的意思;从奂得声的焕、涣、痪、唤、等,都含有大的意思。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当然,声符字也往往是多义的,因而在形声字中的表意自然也非止一端,所以同从一个声符得声的字,其意思的相通、相关也往往不是单一的。

  形声字的形旁和声旁结合的方式是多种多样的:

  有的形旁在左,声旁在右;有的形旁在右,声旁在左;有的形旁在上,声旁在下;有的形旁在下,声旁在上;有的形旁在外,声旁在内,或者形旁在内,声旁在外。例如:

  左形右声:材 偏 铜 冻 证 骑 秧 破

  右形左声:攻 颈 削 瓢 放 鹉 雌 故

  上形下声:管 露 爸 芳 崖 宵 界 字

  下形上声:架 案 慈 斧 贡 膏 凳 赏

  外形内声:固 病 庭 阀 园 匾 裹 衷

  内形外声:闷 问 闻 辫

  形在一角:裁 载 栽

  声在一角:醛 渠

  形声字除了上述八种主要形式外,还有一些特殊的结构形式,也应该引起注意,这些特殊的结构形式主要有以下几种情况:

  由于字形的演变及字体结构平衡的需要,有的形旁和声旁被割裂开来。如“旗”。

  为了字形的结构平衡,有的形符与声符处在一个角落。如颖,从禾顷声 脩,从肉攸声; 赖,从贝刺声; 听,从听壬声。

  形旁变形的,如“星”字,从“晶”,“生”声,发展到楷书,形旁“晶”省变成“日”。

  又如“肖”,从“肉”,“小”声。在楷书里,形旁“肉”的形体已经跟“月亮”的“月”混同起来。声旁变形的,如“更”,从“攴”,“丙”声,“年”字从“禾”,“千”声,“急”字从“心”,“及”声。这些隶变后的形声字,如果不了解小篆及古汉字的写法,是很难辨别它们的形体结构的。

  为了字形的美观和字体结构的平衡,形声字中还有少量的省形、省声的现象,省形字即形旁的笔画有所减省。如“亭”字的形旁是省掉“高”的一部分,“丁”声。省声字是声旁的笔画有所减省。

  如“删”字,形旁是“玉”,声旁“册”是省掉了“删”字的一部分。省形、省声,是汉字结构取得平衡的需要,“省”的结果是笔画减少了,字的结构匀称了,但是增加了辨认形旁或声旁的难度,它们的表音、表意的作用也受到了一定的影响。

  从汉字发展的角度来看,形声造字法不仅突破了象形、指事、会意造字的局限,找到了为许多元形可象、有意难会的事物造字的简便方法,更为重要的是,它弥补象形、指事和会意不能直接标声的缺陷。为记录语言的符号,文字如果不能标示读音,是极不便于使用因而就不能持久存活下去的,所以在世界范围内,表意向标音的过渡乃是一切文字发展演变的共同规律。

  中国的汉字虽然没有演变为纯标音的文字,但是由于形声造字法的发明和表声字的迅速增多,并很快在后来的汉字中占了绝对的优势(现今使用的汉字形声字占85%以上),这就在很大程度上加强了汉字的标声功能也说明中国的汉字同样是在遵循共同的声化规律而发展、演变的汉字之所以具有强大的生命力,其中形声字起有很大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