砚的历史

一、史前、先秦时期

  我们已经知道砚是从研磨器中分化而来,也就是说,砚即是指专门研墨的研磨器, 这样就说明真正意义上的砚要晚于墨的产生。这种广义上的墨包括了史前文明中的各种颜料。在原始社会时期,人们用以绘制、记录图案的各色颜料的重要来源便是矿物粉末,这种粉末性态的颜料是由各色块状的岩石或土块磨制而成,而这种从块状向粉末状的转换所利用的介质就是研磨器。1979年,陕西临渔姜寨仰韶文化遗址出土了一种盖板研磨器,并附有研石,同时研磨器中还有部分黑色天然颜料。河南的新郑和安阳、河北武安、甘肃广通、宁夏贺兰、山东滕县、辽宁沈阳等地均有类似研磨器的发现。共同点是这些研磨器均由磨盘、块状或棒状研石组合成一套,不同在于,有的磨盘有盖板,且磨盘凹面深浅不一。

  制墨工艺的进步也推动着砚的发展,春秋战国时期出现了墨块,但是由于质地松散,仍要借助研石,砚的形制并未发生根本改变。

二、秦汉时期

  秦汉时期制墨技艺的进步对于砚形制的变化有着决定性的影响,这一时期是砚脱离“研”成文房用具的最关键时期。“砚”这一名称的使用正是从汉代开始。

  汉代是制墨业发展的重要时期,最大的成就是质地坚硬的“墨块”出现。这种添加了胶质的墨不但质地坚硬,而且有相对规整的形状和不同的规格。这种墨块的出现使得研墨不需要再借助研石,直接手持墨块在磨盘上研磨更为便利,这样,随着墨块的普及研石被逐渐淘汰。另外,缺少研石的研磨器对磨盘的质量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必须具备一定的摩擦力而又要平滑。在这样的背景下,真正意义上的文房用具——“砚”便诞生了。

[汉]双鸠盖三足石砚

[汉]十二峰陶砚

[汉]龟形陶砚

  秦汉时期除了砚的形制正式确立以外,砚的外观和选材也开始多样化。这一时期,砚基本形成了圆、方两大类,另外还有一些凤尾形和其他不规则形状。此时的砚是以实用为重,但在装饰上有很大发展,大多数砚都配有精致的砚盒。木质砚盒多彩漆彩绘,精致美观。有的铜质、石质砚盒铸造、雕刻成各种兽形,精致华美。另外,除了古砚,漆砂质、木质、竹质、陶质等砚也在这一时期多有发现。可以说,秦汉是砚史上的第一个高峰。

三、魏晋南北朝时期

  砚的形制在汉代已经确立,在魏晋南北朝时期迎来了迅猛发展。

  首先,砚的材质进一步扩大,除前代已有的石质、铜质等以外,由于瓷器工艺的进步,青瓷、白瓷砚也随之出现,并兴盛一时。瓷砚砚面一般不施釉,利于研墨。瓷砚多为圆形、箕形、长方形,多有足,三足、四足甚至九足砚都有。砚足是那个时代人们的书写方式所决定的,当时没有高桌椅,人们往往席地而坐,在较矮的几上书写,为了蘸墨方便,砚台要有一定高度,砚足便应运而生。

  因为长期的南北分裂,砚的制作和使用在南北方也略有不同,但都有长足的发展。与南方文人多用瓷砚不同,北方则沿袭前代,仍以石砚为主。这时北方的石砚多呈方形,纹样雕刻大多十分精美,是难得的艺术品。但是,砚石的选择显然并未得到足够重视,山西大同北魏皇宫出土的砚,质地竟然是花岗岩,其实这是不利于发墨的,单从这一点来看与后世的名砚相比相去甚远。

  此外,据西晋张华的《博物志》所记:“天下名砚四十有一,以青州红丝石为第一。”可知闻名于世的红丝石砚,最迟在西晋时已经出现。而东晋时期江西庐山出产的金星宋石砚、温州出产的华严尼寺岩石砚,也一时成为石砚中的名品。

四、隋唐时期

  隋唐两代社会稳定、经济繁荣,在这种大背景下文学艺术取得了骄人的成果。在这一时期出现了欧阳询、虞世南、褚遂良、怀素、张旭、颜真卿等名垂千古的书法大师,绘画领域则出现了展子虔、阎氏兄弟、吴道子等巨匠。书法绘画的繁盛对文房用品提出了新的要求,砚作为文房四宝之一,在这一时期也达到了空前的繁荣。

  石砚名品的大量涌现,是隋唐时期砚业发展最突出的成就之一。笔、墨、纸的进步使得文人对砚的实用性提出了更高要求, 因而对砚材的选择成为了时代的必然。砚面细腻、温润,所出墨“沉而濡纸”等,都成为这时砚材品质追求的主要目标。在隋唐以前,端石尚未普及,歙石尚未发现,红丝石砚几乎独领风骚。然而随着人们对砚材的追求,大量材料被用于制砚,先后出现了当时的“四大名砚”,分别是广东的端砚、安徽的歙砚、甘肃的洮砚和山西的澄泥砚。

  不但石砚繁盛,其他材质的砚在这一时期也欣欣向荣。砚的形制愈加丰富,制作工艺不断提高,达到了成熟和完善的阶段。隋唐时期,除大量优质岩石被发现并用于制砚外,澄泥砚、石末砚、瓦砚、砖砚也以其优良品质从唐代起就享有盛名。另外,隋唐砚的形制也有很多,初期多足砚最流行,盛唐以后,箕形砚成为主流。唐代晚期出现了高桌椅,这种新的家具更加适合书写,这一变革使得原有的书写姿势改变,随之改变的还有砚的形制,原有的砚足逐渐消失,无足砚开始流行。这是砚形制的又一次重大变革。

[唐]澄泥牧牛砚

五、五代宋元时期

  宋元时期人们将砚石的发墨效果作为追求的目标。在这样的要求下,发墨好、质地柔和的石砚被抬到了至高的地位,从此以后,石砚成为砚的主导。

  对于发墨效果的追求,使得宋人和唐人一样走向了寻求新材质的道路。宋代文风鼎盛,砚的使用更加普及,因而人们对砚石的了解进一步加深,淄州的金雀石、唐州的紫石、登州石、明州石、太湖石、高丽石等新材质被应用于制砚。宋人之所以普遍使用石砚,主要是因为石砚的发墨性能卓越,能更好地适应书法、绘画的要求。人们在石砚使用过程中,逐渐积累了丰富的辨别石质和研墨的经验,认识了不同石质具有的不同使用特性,如“着墨不渗”“不滞墨”“磨墨不热、无泡”“发墨生光如漆、如油”“发墨不乏”“贮墨不干”等。这种对用砚特性的掌握,在选择不同墨色绘画时有很大帮助,有利于促进书法绘画的进步。

  这一时期另一显著特征就是砚的精致化。徽墨的崛起伴随着制砚业的进一步繁荣,墨的进步使得人们对砚的实用性追求不再如之前那般迫切,砚的外观处理再次被重视。这一时期文人自制砚、鉴赏砚成为风气。文人的直接参与不但使砚材选择和制砚工艺都更加考究,也使得砚被深深打上了文人的烙印。随着藏砚风气日盛,砚类著述也不断出现。其中影响较大的主要有苏易简的《文房四谱》、米芾的《砚史》、高似孙的《砚笺》等。

[宋]端石六十三柱海水纹抄手砚(1)

[宋]端石六十三柱海水纹抄手砚(2)

六、明清时期

  明清是砚发展的黄金时代。

  这一时期,笔、墨、纸都在实用之外更加注重外观的华美,砚也不例外。明清两代的砚制作精美,雕饰较前代更加繁复多样,利用天然的色泽、纹理和独特的手法做出巧夺天工的艺术品。在这种风气下,砚雕成为专门的艺术,并形成了大小多种流派,其中广东粤派、安徽徽派、江苏苏派和皇家“宫作”最为著名。粤派所制端砚多龙凤、瑞兽、山水、人物、花鸟、虫鱼等图案,主要手法是细线刻和浅刀雕刻;徽派砚雕艺术以安徽歙砚雕饰为代表,多施以山水、人物、亭台、楼阁,富有文人气息,以浅刀雕刻为主,间或出现深雕。苏派又名吴门派,其砚雕艺术受到吴门画派和松江画派的影响,追求雅逸、平淡的文人情调,执刀如笔,随性刻画;宫作即是宫廷造办处征调各地能工巧匠来制砚,因而风格融合了各地特色,规范、秀雅、雕刻精巧,合皇家的福贵气。

[清]掐丝珐琅龙纹端石九龙暖砚

  砚的形制在明清两代也极大丰富。除了前代的旧有形制外,还出现了“随形砚”,即依据砚石本身的形状纹样随形雕刻,既合乎自然又富有巧工,是砚形制的又一次创新。

  砚在明清的另一大表现是赏玩砚的出现,这一时期,工匠以象牙、水晶、翡翠等材料加工成砚,鲜有实用性,是专门为达官贵人收藏鉴赏、把玩而做的工艺品。尽管砚作为艺术品被文人收藏自古已有, 但明清时这种风气才真正达到巅峰。

  制砚业的高度发达,使得一批制砚名家被人们铭记。其中叶瑰、汪复庆、顾二娘、黄易、刘源等为其中代表。此外,对砚的品评鉴赏也发展到了新的高度,出现了相关的理论和著作,为后世留下了宝贵的财富。其中以曹昭的《古砚论》、朱彝尊的《说砚》、吴兰修的《端溪砚史》等为经典。

[清]黄宗绎铭云纹水晶砚

[清]黄宗绎铭云纹水晶砚 拓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