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鉴赏书法

  在生活当中,我们常常遇到这样的问题,我们看到一些字认为写得不错的,可内行的人说不行,我们认为不好的,可内行的人说有点意思,在这里通俗的审美意识和专业的审美意识产生了矛盾。为什么呢?其实这就涉及到对什么是书法,什么是书法艺术的认识问题。生活中我们多数人简单地把书写当成了书法,甚至把书法和书法艺术混为一谈了。前面我们讨论过,我们通常所说的书法,其实指的是一般性书写文字的规范、法度,规范地书写文字的形态,在这个层面上是技术性的。它要求书写当时社会通行的规范的文字,如甲骨文、金文、大篆、小篆、隶书、楷书、行书、草书等。这些形式的字在演变的过程中都在当时有自己的形式规范,我们书写时必须尊崇它们的规范,不得臆造。写规范的字和规范地写字,是最基本的前提。在此基础上,“其后能者加之以玄妙,故有翰墨之道生焉。”(张怀瓘《文字论》)这里的玄妙就是我们前面介绍的结字法、笔法、墨法、章法等,还有各种表现形式。我们一般人通常只看到了最基本的书写形态,而所谓的内行人能看到其间的结构是否规范,运笔是否流畅,是否有来源和出处,笔法是否有变化,变化是否合理,墨法是否有讲究,款识是否得体,印章是否合适,文辞内涵是否和书写形式相得益彰,等等。

  那么如何欣赏书法呢?我们说首先看书写形态是否是规范的社会通行的文字。文字是表情达意的产物,我们书写的目的是为了表达情意的,因此通识性不可偏废。你书写的文字大家不认识,你要表达的意思大家不知道,你书写的意义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同时也就不可能推广了。其次各种字体都有自己的书写规范和形制特点,我们在书写时也是必须尊崇的。在此基础上,好的书写者会从前人那里吸收正确的结字法、笔法、墨法、章法, 经过融会贯通,形成自己独特的特点和审美取向。我们认为这样的书写是美的,是有艺术价值的。内行的人能从书写形态中看到书写者的关于结构、笔法、墨法、章法的传承,也能看到其间的创新。

  其实书法的好坏是有标准可循的,标准体现在我们前面所说的结体、笔法、墨法、章法的标准之中。我们平时在欣赏书法时说到有人写得好,有人写得不好,而这好与不好就体现了我们所掌握的书法尺度,尺度实质上就是我们前面所说的什么是书法,如何书写标准的汉文字。

  如何评判书法作品的好坏?

  首先看框架结构是否符合规范、标准。纵观千年书法史,能流芳千古的莫不以结构胜。欧阳询、虞世南、颜真卿、赵 、董其昌等书法家的作品结构端庄严谨、法度规 整,所以千百年来一直被奉为书法的楷模。“用笔何如结字难,纵横聚散最相关。”启功先生也最注重结构。

  其次看点画、笔画是否到位。我们所说的写得好的作品,基本上它的结构都是符合规范的,点画、笔画都是标准的、到位的,整体给人感觉是流畅的、优美的。笔法的表现, 在我们书法中是非常重要的。赵 说:“书法以用笔为上,而结字亦须用工。盖结字因 时相传,用笔千古不易。”讲的就是这个道理。结构掌握好后,怎么样表现,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用笔方式、书写习惯。正因为用笔的方式不一样,才体现了每个人书法艺术不同的特点。在创作中所用的笔法是不是有讲究、有传承,是判断一幅作品水平高低的重要因素。在日常的创作中,很多人没有去认真学习、研究碑帖,都是按照自己的想象、自己的理解去想当然地书写,随手书来,更谈不上对传统优秀的笔法有什么继承。那么这种按照自己所理解的书写,没有规章、法度,因此我们就很难去说他作品是好的还是坏的。如果是对传统优秀作品的笔法有好的继承,那么他体现在作品中的水平就一定是很高的,而这种标准我们一般人没有对这种传统的笔法进行认真的学习、研读的话,是没有办法对他的高与低进行判断的。这也是为什么有的人写得好与不好,笔法的到位与否,只有业内人士一眼能判之的原因。业内人士对笔法的解读、认知,比平常人更准确和精深一点,所以能对其做出价值的判断。

  笔法是书法水平高低的重要衡量标准之一,我们日常的书写是不太讲究笔法的,信手涂抹、任性而为;而受过专业训练的书写者其笔法是有迹可循的。楷书、行书、隶书、篆书等都积淀了许多流传千古的书法家的书写规范,有追求的书写者的书写痕迹都对前人有传承,内行的人能看出其传承的轨迹来,即所谓的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我们许多爱好者乃至领导、名流书写由于没有受过专业的训练,或者说对前人的范本没有深入探究, 导致下笔无由,没有技法和规范可言,因而也就谈不上审美愉悦了。因为前人传承下来的风范是经过了成百上千年认识、认知、认同,人们一致认为是有艺术价值和学术价值的, 其表现出的美是客观的,是得到了多数认同的,是大众的而不是小众的。“作书之法,在能放纵,又能攒捉……盖用笔之难,难在遒劲……提得笔起,则一转一束处,皆有主宰转束二字,书家妙诀也。今人只是笔作主,未尝运笔。”董其昌在《画禅室随笔》中比较全面地概括了笔法在整个作书过程中的作用和变化。

  再次是看墨法。“用墨,须使有润,不可使其枯燥。尤忌肥,肥则大恶道矣。”(《画禅室随笔》) “墨淡则伤神采,绝浓必滞挥毫,肥则为钝,瘦则露骨。”(《欧阳询八法》)前面讲过墨分五彩,有浓墨、淡墨、润墨、渴墨、白墨五种,其实不同的墨的色彩有不同的表现形式,淡墨是用来表现线条的灵秀、空灵;浓墨是用来表现线条的浓厚、深层的感觉;润墨是用来表现湿润、秀雅的感觉;渴墨是用来表现气势、风骨。我们有些人写字是一笔贯彻到底,墨色没有层次感,对墨的使用不够讲究。

  在一幅作品里面,用墨要有层次感,富于变化,有浓有淡,有枯有润,饱笔须快,渴笔宜慢。在字与字之间墨也要用得有变化,行与行之间也要有所变化,我们一次蘸墨写一段,墨的层次感就表现出来了,墨色由浓转枯、转焦,然后再一次蘸墨,如此反复就形成了一种书法独特的节奏感,也就是我们所说的气韵生动。书法的韵律、节奏就是通过韵来体现的,不同的墨色表现出不同线条的节奏,通过墨色来体现文辞的韵律。例如 “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这首诗,诗句写出了清新、幽静、恬淡、优美的山中秋季的黄昏美景,我们用淡墨去体现就正好与这种意境相融合;再如“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此诗文从听觉上渲染离别之际的惨烈,从感觉上描述环境的悲凉,我们用渴墨去书写就正好能完美体现这种雄浑、博大、悲壮的意境。我们平时书写一般性的往来、题词,用润墨就会写得更顺畅、更优美一些,有特殊文辞内涵的,我们就要用不同的墨色去表现。所以墨色对于我们书写作品的表现也至关重要,是一幅作品水平高低的表现之一。

  最后是看章法。我们讲书法不只是写字,是在书写的基础上加之以玄妙之道,形成其独特的书法艺术。书法艺术来源于作为技术的书写,但比书写更加深刻一些,审美的情趣更加深厚与深奥。在章法的处理上,一般人没有经过专业训练或者对传统书写的玄妙之道(章法)没有深刻体会的,那么他在书写的过程当中,在分间布排的处理上,就会无法可依,纯粹信手拈来。我们日常许多书写都不太讲究书法艺术所应遵循的章法,基本上是按照日常的书写习惯进行书写,款识也基本不讲究,俗语、俚语充斥幅面,用印就更不讲究了。且不说印章篆刻水平的高低,便是在印章的钤盖上也很不到位,与前面我们所介绍的印章的使用规范相去甚远,因此这样的书写首先就没有入规就范,就更谈不上审美了。

  对传统的书法有过认真研究的,他们在书写时有据可寻,章法得体到位。“整齐变化寓参差,章法天然落笔时。”(清翁方纲《论书》)章法是不是到位,各种字体均有自己的表现形式,这也是欣赏书法作品时应注意的。还要注意款识是否讲究,是否透出了文化的底蕴?印章的钤盖是否得体,印章本身的雕刻是否有水平?文辞的书写是否与书体契合?文辞是否与所赠与的对象和所张挂的环境相适应?等等。

  书法作品的水平高低还体现在启功先生提倡的“文气”之上。我们进行书法创作,除了对生活、对自然、对社会进行颂歌之外,更多的是平时的迎来送往、公司开业、公司乔迁、朋友雅集、社会活动纪事等,这些免不了请书法家或者名流、领导题词祝贺,这些就可展示出书写者的文化底蕴。一般应景之作总是千篇一律,一两个字写遍天下,可底蕴深厚的上乘之作则针对不同的对象、不同的现象吟诗作对,书法与文辞相生发,文辞与所赠的对象相生发,这才真正构成一件赏心悦目的艺术品。

  上述种种标准是衡量书法作品水平高低的准则。结体、用笔、墨法、章法、款识和印章都符合规范,文辞内涵与书体有机结合,就是上乘之作。相反,如果结体、用笔、墨法、章法等无法可依、无章可寻、信手涂鸦,文辞与书体结合得不好,那就是不入流的作品。

  另外,启功先生还讲过书法创作要讲正气、大气和文气。所谓正气就是我们的创作要歌颂时代的正能量,要歌颂真善美的现象。而大气则是我们的创作要走正道,要继承传统的精华,不钻故纸堆,不走旁门左道,不炫小技忘大义。文气则是讲我们的创作要有文化底蕴的支持,不可以满纸村话、俗话、套话等。文气也是与江湖气对应的。在现实生活中,有些书法创作存在江湖气,如有的人装神弄鬼,在书写的姿态上,在工具的使用上, 在内容的选择上怪态百出,故弄玄虚;有的人用头蘸墨倒立写字,有的人用鼻孔夹着笔写,有的人反着写,有的人用线吊着笔写等,无所不用其极。还有的人一辈子写一个字, 并冠以种种说法。比如有写“龙”字的,突出龙头及龙尾,还要突出龙腾的气势;有写“虎”字的,突出虎尾的斑纹;有写“寿”字的,寿字的讲究更多,转几个圈表示诞辰多少年;有写“佛”字的,突出佛传道的态势等。他们编讲许多故事,神乎其神,目的只有一个,骗人骗钱。这算不得真正的书法。我们还有些社会名流也经常提笔题一些词,严格说来也算不得书法艺术,顶多算名人墨迹。真正称得上书法艺术的,还是应该符合我们前述的诸要素,并有机结合,方入得了艺术的殿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