篆书小史

一、甲骨文

  1899年,清代的王懿荣在一个药店里发现在一种叫“龙骨”的药材上有刻画符号,经鉴定是殷商时期的刻画文字,又因其大部分是刻在龟甲或兽骨上的,因而称其为“甲骨文”。甲骨文出土于河南安阳小屯村殷墟故地,是商代后半期的遗物,是商王室用来占卜的一种“卜辞”,文字包括祭祀、战争、农业、田猎、灾祸等多方面内容。由于龟甲、兽骨耐腐蚀,因此刻画在上面的文字才得以保存下来。目前发现的甲骨文有15万片以上,单字总数有5000多。甲骨文是用尖利的工具契刻而成,偶尔也有用笔写了没有刻的。从文字的构形和用笔的规范性来看,甲骨文已经是一种非常成熟的文字了。

  需要注意的是,甲骨文是殷商时期的文字,它是以所使用的材料命名的,但不能因此就说殷商时期的文字就必定是甲骨文,甲骨文只是那个时期在比较特殊的场合使用的文字样式。

二、金文

  古人称铜为金,把青铜称为“吉金”,所以金文指的是青铜器上的文字。我们通常所说的金文,特指商周时期的金文。青铜器上的金文,一方面有记录语言的功用,另一方面又起到了装饰性的作用。

  金文在商代中期尚不多见,到了晚期才逐渐多了起来。金文大多数是铸造出来的,由于铸造与刻画有明显的不同,所以从笔形上看,金文和甲骨文有很大的差异。不同的铸造工艺和制范,让金文呈现出不同的风格面貌。随着《大盂鼎》铸造工艺的提高和铸造方法的改进,殷商中晚期的金文风貌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殷商早期的金文在一件器物上往往只有二三字,最多的也就只有三四十字。这一时期的金文,笔画起止处多露锋芒,中间粗、两端细,模仿刀刻的痕迹很重,与殷商后期甲骨文的风格接近些,可见其受到了甲骨文的影响。西周早期的金文,与商后期的金文风格大致相同,象形的程度比较高,笔形有粗有细,弯曲的线条很多,并有很多复笔,书写起来很不方便。西周中期是金文的成熟期。这一时期,青铜器的做工之精、形式之美,大大地超过了前代。这一时期的金文,笔形起止处笔锋逐渐收敛,不露锋芒,笔画粗细趋于一致,复笔逐渐消失。西周晚期是金文的繁荣期,这一时期金文的风格是字体修长,大小相同,结体婉转流畅、精巧匀称,章法上字与字、行与行之间少有错落,秩序井然。(如图,《大盂鼎》) 春秋时期,由于文字使用日趋频繁,人们多用简牍书写,金文越来越少。加上周王朝国力衰退,诸侯相争,各振威风,于是记载天子赐命、显扬祖德的铭文也少了,所有春秋时期的青铜铭文较西周时期要短得多。

三、战国文字

  战国时期,诸侯各自为王,建立起自己的政权,文字上也渐渐不符合古法,变异的程度很大,出现了明显的地域特征。从文字的载体上来说,金文逐渐减少,简牍、帛书逐渐增多起来。从书写风格上划分,主要分为东南的楚系书风、东北的齐国书风、中原晋国书风和西面的秦国书风。其中,秦国文字对西周晚期的文字改变最小,可以说是西周金文最忠实的继承者。这一时期秦国的篆书代表有《石鼓文》《诅楚文》等,秦统一后的小篆主要就是在此基础上删改成形的,因此文字学界称其为“大篆”。

《石鼓文》原石之一

《峄山刻石》

四、秦小篆

  秦统一六国以后,推行“书同文”政策,秦始皇命李斯、赵高等人在前代文字的基础上将正体字整理为小篆,小篆因此成了秦代官方通行的文字。秦始皇到全国各地巡查,在泰山、峄山、之罘、会稽、碣石、琅琊等地刻石记功,一方面宣扬自己威加海内的丰功伟绩,一方面推广这种新定的正体文字。时至今日,这些刻石大都被毁坏,仅有拓本传世,比较著名的有《泰山刻石》《峄山刻石》《琅琊台刻石》等,统称为秦刻石。

五、汉代篆书

  秦代以后,篆书很快被书写更加方便的隶书所取代,因此篆书开始出现衰退的迹象,逐渐退出了人们日常书写的范畴。这一时期的篆书基本上承袭了秦代刻石的遗风, 同时又受到新兴的隶书影响。汉代的篆书呈现的形式主要有汉刻石、汉印、汉金文、汉瓦当和砖铭。此外,值得一提的还有许慎《说文解字》的问世,这是篆书发展史上的一件大事。

六、唐以后的篆书

  汉代以后,楷、行、草等字体大行于世,篆书受到冷落,一直没有大的起色。唐代的李阳冰,可谓品格超群,是秦代以来的第一位篆书大家。李氏篆书取法李斯,但总的来说创建不多,没有跳出李斯的藩篱。宋、元、明诸朝代的篆书一直比较落寞,一直到了清代中后期,篆书才得以真正的复兴。篆书复兴的标志是邓石如的出现。邓石如在篆书书写方面有两大革新:一是在结字上吸收了汉代篆书碑额的趣味风格,使得本来过于规范的秦篆重新获得了新生;二是充分发挥了毛笔的特点,创造了用长锋搅转用笔的方法,使得用笔更具笔意。邓石如之后的吴让之、杨沂孙、赵之谦、吴昌硕等大家都曾受过他的影响。自此以后,篆书才真正在书法艺术上得以复兴。

邓石如《白氏草堂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