篆书的用笔

  前面我们讲到,篆书是秦代、先秦时期文字的笼统称呼,广义的篆书通常包括甲骨文、金文、六国文字、秦国大篆和统一六国之后的小篆。此外,还包括与这些书写形式同时期存在的盟书、简牍、帛书等。这些篆书形式风格各异,书写的笔法也各不相同。早期的篆书,书写起来相对比较随意,越接近秦代,书写越规范。

1. 甲骨文

  甲骨文是用尖锐的利器刻在龟甲或兽骨上的,“书写”的工具和材料都是坚硬的物体,因此甲骨文的笔画以直线为主,多用折笔而少见转笔,笔画也比较纤细。殷商后期的甲骨文变得比较丰腴粗壮,这是进入金文阶段的标志。

  甲骨文在不同书家的笔下,用笔也有很大的差别。传统的临摹方法,追求准确地再现甲骨文的字形和用笔。通过甲骨文照片或者拓片我们可以看到,甲骨文末端笔画的刻画不是戛然而止的,而是越刻越浅,渐渐抬高,直至离开骨面,书写时要注意笔画起笔处顺锋直入,一般少顿笔,收笔处多出锋,没有回锋动作。在书写时,我们还应注意用笔力度的变化。甲骨文的笔画遒劲有力,细而不轻,有很强的立体感,这也是我们精临甲骨文需要注意的特点。

  由于刻画甲骨文所使用的工具和材料都是硬材质的,刻画时是硬碰硬,因此在文字的转折处很难一笔完成,往往是靠两笔搭接而成,因此在用毛笔临摹时应注意搭接处要自然,切忌生硬。

  甲骨文的笔画坚实有力,沉着痛快,追求圆、健、活、简的表现效果。

  近年来,书家们尝试用不同的笔法书写甲骨文, 使其用笔更富有笔意和墨色变化,为甲骨文的创作开拓了一条更宽的路。

董作宾 甲骨文轴

2. 金文

  金文的制作过程与甲骨文有很大的不同,因此在表现出来的笔法上和甲骨文也有很大的差异。西周的金文分为早、中、晚三期,不同时期的金文又显现出不同的用笔特点。西周早期的金文,笔画开始有了波磔,粗细变化明显,有些字习惯性地使用肥厚的“复笔”。用笔的转折处,圆笔逐渐增多。这些特点, 我们从《大盂鼎》中可以得到很好的印证。中期的金文,笔画中的波磔和肥厚的“复笔”逐渐减少,中段逐渐饱满、圆润起来,《毛公鼎》即是这一时期金文风格的代表。晚期的金文已经非常成熟,出现了《散氏盘》一类的率意、恣肆的书风。西周之后的金文,一方面出现了像《王子午鼎》《中山王厝壶》等装饰性很强的风格; 另一方面,其风格向秦小篆的方向演变,用笔逐渐变得粗细均匀,起收处藏头护尾,更加规范化。从用笔共性上来看,金文的起收笔显得含蓄而深沉,转折处一笔完成,而不是两个笔画搭接组合。我们在书写时,要注意中锋用笔为主,要使笔画婉转流动、浑厚沉着。

  不管是甲骨文还是金文,由于这些字迹都不是用毛笔直接书写的,因此我们在学习时一定要注意笔墨效果的表现,而不应以完全形似为目的。另外,盟书、帛书和竹简木牍上的篆书,都是用毛笔直接书写的,可以从中窥见前人笔意,我们在学习时可以作为参照。

吴昌硕临《散氏盘》

3. 小篆

  小篆自秦代至清代,尽管构形和基本的用笔没有大的变化,但因为时代风气和书家各自追求的不同艺术效果,因此用笔上也有很大的差异。有的渗入了行、草书笔意,有的则大小篆笔法结合,因此在临摹不同的作品时,既要把握其用笔的共性,又要尊重其用笔的个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