隶书小史

  史书上有“程邈创隶”的说法,张怀瓘在《书断》中说: “案隶书者,秦下邽人程邈所造也。邈字元岑,始为衙县狱吏,得罪始皇,幽系云阳狱中。覃思十年,益大小篆方圆而为隶书三千字。奏之,始皇善之,用为御史。以奏事繁多,篆字难成,乃用隶字。以为隶人佐书,故名隶书。”正因为“奏事繁多,篆字难成”,隶书应运而生,成为当时最流行的字体。当然隶书不可能是程邈一人所创,但可以说明秦代隶书已经为了适应现实需要而流行起来了。隶书形体的演变和书风的变化经历了几个阶段,下面我们来简单地了解一下。

一、秦隶

  隶书字体的演变,大致经历了秦隶和汉隶两个阶段。秦隶也称古隶,大约萌生于战国晚期,是由战国时期秦国文字的俗体演变而来的,同时又受到六国文字的影响。云梦睡虎地出土的秦简、四川省青川县出土的木牍等都是战国晚期的文字,上面的文字已经打破了篆书的结构方式:因字赋行,没有统一的样式;用笔上也变得丰富起来,中锋、侧锋兼用,并出现提按和波挑。但这种字体还有很浓的篆书味道,当属古隶的范畴。

睡虎地秦简

二、汉代隶书

  隶书经历了秦、西汉的演变,到了西汉后期逐渐成熟,到东汉时到达它的繁荣期,并出现了千姿百态的书法风格。成熟的隶书即汉隶,又称为分书或八分。八分的名称是因为汉隶这种字体的点画和结构像“八”字中两个笔画相背的形状而来的。隶书演变到分书时期,就已经彻底取代了篆书,成为官方使用的正体字了。

  分书的产生,是将古隶经过整饬和规范的结果。从用笔上来看,分书的点画形态更加丰富,篆书的意味大大减少,其主要特征就是“蚕头燕尾”,即点画俯仰呼应,呈现左舒右展之势,这是一种很有装饰性的笔画。结构上,由之前的自无定形,变成扁方形。东汉时期的隶书由此呈现出千姿百态的风格面貌。

  汉代的隶书主要有两大类:一类是汉碑刻石,比较有代表性的有《曹全碑》《乙瑛碑》《张迁碑》《史晨碑》《礼器碑》等,这是我们研究、学习汉代隶书最重要的资料。另一类是汉代简牍墨迹。简牍上的文字是毛笔直接书写的,因此更具笔意,更能体现汉代人日常书写的特征,是我们研究汉代隶书最直接的资料。由于简牍上的文字书写比较快速,法度不如汉碑规范,因此初学者学习隶书一般先从汉碑入手,等有基础之后再临摹汉简牍书法。

  魏晋以后,隶书受到标准化字模《熹平石经》的影响,越来越程式化。艺术风格上已经没有太大的发展余地,想象力和创造力远不如东汉。字形越来越工整规矩,形体略方,用笔方扁,起笔棱角毕现,点画拘谨呆板,千篇一律。

居延汉简

《熹平石经》

三、唐代隶书

  唐代是书法艺术的辉煌时期,几乎各种字体都达到了极致,隶书在唐代占有很重要的地位,以隶书名世的隶书家有很多。唐代隶书的繁荣兴盛与唐玄宗李隆基的推崇有关系。《旧唐书》记载:“玄宗多艺, 尤知音律,善八分书。”《宣和书谱》说唐玄宗“临轩之余,留心翰墨,初见翰苑书体狃于世习,锐意作章草、八分,遂罢脱旧学”。可见玄宗对章草,尤其是八分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偏好。在玄宗的极力推助之下,写隶书的风气一时间遍及朝野,并涌现出一大批善隶书的书家。在隶书方面名声大著者,除李隆基以外,还有史惟则、韩择木、徐浩、梁升卿、蔡有邻、李潮等人。

  唐代的隶书,较前代还是有所创建的。唐初的隶书,几乎都是取法魏晋碑刻,多以汉末、魏晋以来的隶书碑刻为取法对象,或受到楷书的影响,格调不高。玄宗以来,变用新法,风格与汉末《熹平石经》等碑刻比较接近,字形略扁。用笔圆润饱满,与魏晋时用笔方扁、棱角分明如“折刀头”的隶书风格迥异。唐代的隶书比较强调波挑,从而使字形极力向左右舒展。“蚕头燕尾”极其明显,书风妍美华丽。但总的来讲,唐代隶书尽管较魏晋以来的各时代有了很大的起色,但由于取法所限,书风偏于媚俗,缺少生意,在书法史上的地位也远远不能跟汉代相比。

李隆基《石台孝经》

四、清代隶书

  唐代以后,隶书越来越不为人所重视,占据书坛主流的是比较容易抒情达意的行、草书。这一段时期的隶书,不仅没有汉代隶书的遗意,就是与唐代也相去甚远,呈现出明显衰败的迹象。一直到了清代,隶书才重新得到了复兴。

  清代隶书的复兴,与金石学兴起有很大关系。大量的金石碑版陆续出土,使篆、隶等字体又重新受到重视。在书法理论方面,学者们开始推崇“碑学”,因此学习隶书的书家逐渐增多,出现了一大批善隶书的高手。史料记载,清代善隶书者达三百余人,这些人当中,很多同时又是金石学家和收藏家,他们通过研究历代金石碑版,开阔了视野,对隶书的嬗变和特点有了更深刻的认识,在书法创作中又能勇于创新,汲取其他字体之法融入隶书,推陈出新,借古开今,创造出许多极具个性、风格鲜明的优秀作品。清代善隶书的书家中,名声显赫的有郑簠、金农、邓石如、伊秉绶、陈鸿寿、何绍基、赵之谦等人。

伊秉绶 隶书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