碑帖的装裱

  碑或帖在拓成拓片之后,为了使其更为美观,以及便于保存、流传和收藏,往往会通过装裱来实现。所谓装裱,是装饰书画、碑帖等的一门特殊技艺。古代装裱的专称叫作“裱背”,亦称“装潢”,又称“装池”。据明代方以智《通雅·器用》载,“潢”犹池也,外加缘则内为池;装成卷册谓之“装潢”。我们欣赏一件碑帖拓本时,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拓本的装潢。碑帖的装裱和书画是一样的,一般有“立轴装”“手卷装”“经折装”“蝴蝶装”“线装”等。

一、立轴装(图146)

  立轴装是书画、碑帖装裱的一种式样。在装裱好的书画作品上,上下各安一个木轴,这样悬挂起来平展,便于欣赏;卷起来便于存放,所以叫立轴。立轴是中国传统书画中最常见的装裱形式。碑帖拓本在此被称为“画心”(一名“画身”,又名“蕊子”),立轴最上面的锦绫称“天头”,下面的称“地脚”。装裱尺寸有大有小,四尺以上的画幅, 称“大轴”,俗称“中堂”,特大者称“大堂”或“大中堂”,三尺以下的画幅称“立轴”。有三色、两色、一色三种锦绫裱。也有绢裱的。上装天杆,下装轴。有的天头贴“惊燕带”(一名“绶带”),此种格式盛行于北宋宣和时。初“惊燕带”不贴实,能飘动,后贴实,纯为装饰。“画心”上下端可加镶锦条,称“锦眉”,亦称“锦牙”。

  立轴装是保存整张拓片的最好的方式,悬挂起来能让人感受到碑刻的原有气势。

(图146)

二、手卷装(图147)

  手卷装裱形式在碑帖装裱中用得较少,一般只用于刻帖的装裱。手卷就是把书画装裱成卷,即书画横幅之长者,不适合悬挂,只可舒卷。卷子有大有小,手卷不仅便于案头展阅和临摹,而且适于保管、延长书画或碑帖的寿命。

  手卷以能握在手中顺序展开阅览得名。因幅度特点为“长”,故又称“长卷”。又因手卷为横幅,所以也称“横卷”。各时代的手卷形制不尽相同,明清以来常见的格式,主   要由“天头”“引首”“画心”“尾纸”等四部分组成。

图147-1 手卷装裱形式

图147-2 木制手卷盒

三、经折装(图148)

  经折装是首先用于佛经的一种装订形式,始于唐代末年。佛家弟子诵经时为便于翻阅,将长卷经文左右连续折叠起来, 形成长方形的一叠,也有人认为是受印度贝叶经装订形式的影响而产生的。以后一些拓本碑帖、纸本奏疏亦采用这种形式, 称为折子或奏折。

  这种装订形式已完全脱离卷轴。从外观上看,它近似于后来的册页书籍,是立轴装向册页装过渡的中间形式。

图148   清内府经折装样式

四、蝴蝶装(图149)、推篷装(图150)

  “蝴蝶装”简称“蝶装”,是早期的册页装。它出现在经折装之后,由经折装演化而来,约出现在五代后期,盛行于宋朝。

  蝴蝶装的方法是把书页沿中缝将印有文字的一面朝里对折起来,再以折缝为准,将全书各页对齐,用一包背纸将一叠折缝的背面粘在一起,最后裁齐成册。蝴蝶装书籍,翻阅起来犹如蝴蝶两翼翻飞飘舞,故名“蝴蝶装”。

  书籍的装订形式发展到蝴蝶装,标志着我国书籍的装订形式进入了“册页装”阶段。

图149 蝴蝶装册页图解

  “推篷装”亦称“推式”。因由下向上翻动时,似折叠的车篷而得名。与蝴蝶装类 似,只是打开方向不同。画心由一色镶料装饰,裱件规格需视画心情况确定。

图150 推篷式册页图解

五、线装(图151)

  线装本是书籍装订的一种技术。它是我国传统书籍艺术演进的最后形式,出现于明代中叶, 通称“线装书”。碑帖的线装形式跟书是一样 的。实际上在装订时,纸叶折好后须先用纸捻订书身,上下裁切整齐后再打眼装封面。线装书一般只打四孔,称为“四眼装”。较大的书,在上  下两角各多打一眼,就成为“六眼装”了。讲究  的线装,除封面用绫绢外,还用绫绢包起上下两角,以资保护。

图151 线装形式图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