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左宽右窄

  写这类字时或纵向垂直并列,或相与对称,呈互为倾斜状。比如《九成宫醴泉铭》碑中之“动”字,左边“重”字中竖有微向右下方倾斜之势,实际上它既为右边之“力”字的配合留下了问题,同时也创造了机会。以一己之倾斜,呼应右侧的左倾,达到了完美的结合。这种结构即是破坏了一般的平正规律,而找出的一种新的平正关系,可谓令人叫绝。

  其实书法的美即产生于这种线条的千般变化而表现出的生动姿态和其间的优美旋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