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法的临摹与创作

一、临摹

  学习书法,临摹是必由之路。那么,临摹的方法对学书者来说是非常重要的。确切地说,临和摹其实是学习书法的两种不同的方法。

  1. 摹帖

  摹帖是临摹的初级阶段,它有两种方法。第一是双钩法:先将不透墨的透明纸(如硫酸纸、蝉翼纸等)蒙在法帖上,按字帖的轮廓,用极细的线条钩出空心字。钩摹时需十分用心,力求钩出的字形轮廓精准。只有钩得准确,才能帮助初学者掌握帖字的用笔形态和间架结构。然后再将空心字作为填写对象,用大小合适的毛笔按笔顺在轮廓内填写。填写空心字时,务必遵循书写基本点画的运笔方法,一笔写成,既要填实,又不要填出线外, 以免走样。第二是影格法:将不透墨的透明纸蒙在法帖或者它的复制本上,照着映出的点画部位隔着纸描写。摹写的纸张要紧紧贴实字帖,描写时要完全跟着帖走,不要随意改动。每写一个字都要对照一次法帖,若写得不像,可吸取教训,在写下一个字的时候改正,这一字就不必复笔修改了。

  2. 临帖

  临帖是临摹的高级阶段,是学习书法必须经历的,也是最常用的方法。临帖的方法有很多种,从不同的角度来划分,主要有以下几类:

  (1)格临、对临和背临

  传统的“格临”主要是凭借米字格、田字格或者九宫格临写(本书推荐使用启功先生发明的黄金格)。具体做法是,在玻璃片等透明物体上,按帖字大小画出字格,并把它蒙在帖字上,让帖字映在格子里面。然后在印有同样格子的练习纸上临写。帖字的点画在格中的哪个位置,临写的点画也要在格中的哪个位置,这样字形才不至于走样。

  不用米字格、田字格等辅助,而是直接对着法帖临写,叫“对临”。对临因为无格可依,比格临难,因此建议初学者先使用格临法,等有一定基础后再使用对临法。对临时, 最好将法帖上要临写的字放在练习纸左侧,距离练习纸越近越好,这样可以更好地观察帖字,临写时更加轻松、更加准确。如果法帖离得较远,待观察完帖字转头在练习纸上书写时,对帖字的印象就减弱了,会影响到临写时的精准度。随着临写越来越熟练,从看一眼写一笔,逐渐到看一眼写一个字。

  把法帖收起来,全凭默临,叫作“背临”。背临较格临和对临难度更大,是最高境界的临帖,须在学书者熟练掌握了法帖的用笔、结构和章法的前提下才能进行。背临又分为局部背临和整体背临。如果在对临一些字后,马上再默临这些字,即边对临边默临的方法,就叫局部背临。如果形象记忆力非常好,那就可以在看完帖后直接进行整体背临了。背临之后,一定要翻开法帖认真仔细对照,一旦发现背临的字用笔和结构与原帖有出入, 就要重新默临。

  (2)实临和意临

  所谓实临,要求在临摹时,尽可能准确地再现所临帖字的原貌,小到点画的细微处理,大到通篇的章法布局,包括墨色的浓淡变化、飞白的虚实处理等都要力求跟原帖保持一致。所谓意临,则是在把握范本的主要特征后,边临摹边加入自己的理解,书写时并不注重细节处与原帖一致,而是临其大略。实临重形似,意临重神似。通过实临,可以使书写技巧得到很好的锤炼;而意临则锻炼的是学书者融会贯通的创作能力。

  (3)精临和通临

  所谓精临,是指在临写时,对帖上的每个字都进行细致入微的分析,然后临写,写完要认真对照原帖,找出不足之处然后再临,直到临写过关为止。精临往前推进的速度较慢,但它对锤炼用笔技巧和提高结字准确度有很好的帮助。所谓通临,是指从帖的第一个字开始,依次往下临写,如有不满意的字也暂不理会,边写边调整,追求整体的效果。通临锻炼的是章法布局和成篇的能力。这两种临帖方法各有优点,可以穿插进行。

  以上给大家列举的是几种常见的临摹方法,在具体的学书过程中,方法不止这几种, 学书者应当举一反三,找到最适合自己、最行之有效的学书途径。

  3. 临摹注意事项

  临摹是学习书法的捷径,也是学习书法的必经之路。历史上每一位书法家,无不是通过大量地临摹法帖才有所成就的。临摹要有恒心和耐性,不能急功近利。临摹过程中有几点是需要注意的。

  见异思迁。这是初学者最容易犯的毛病,今天临摹欧体,明天临摹颜体,后天临摹赵体,朝行夕改,见异思迁。可每家都各有各的风格,他们的用笔、结字和章法都已经形成了各自的特点,成为一个有机的整体,而各种风格之间又互不干扰,因此如果换帖太频繁,那么哪一家都学不好。特别是初学者,当选定一家为范本潜心研习,锲而不舍,待把这一家研究透彻之后再去触类旁通。唯有这样才能学好书法。

  不动脑筋。临摹法帖的过程其实也是在跟自己的定式思维作斗争的过程。如果不假思索,盲目地模仿帖上的字,照葫芦画瓢,结果就会写得非驴非马、不伦不类。正如唐代书法家孙过庭在《书谱》中说:“察之者尚精,拟之者贵似。”这是告诉学书者,观察字帖要细致,临摹要注意形神兼备,不可潦草了事。要边观察边思考,看明白之后再下笔书写。

  此外,临碑刻拓片与直接临墨迹的方法也是不一样的。墨迹是古人用笔直接书写的字迹,比较真实、自然,临摹时只需用笔自然,写得“像”就不会出问题。碑刻拓片的临摹就得注意了,因为碑上的字迹是刻上去的,有的地方有明显的刀痕,有的则是由于历史久远,字口出现了残破,再加上锤拓时造成的失真,所以我们看到的拓本存在很多问题,是不可以直接学的。因此临摹拓本不能以“像”为目的,应当要“透过刀锋看笔锋”,还原拓本原本的笔墨效果,不然写得再像也不能把握该帖的神髓。

  盲目临摹。临摹字帖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通过临摹把自己的字写好。临帖的目的不是为了一味求像,而是通过求“像”这个过程来学习书法家的书写技巧和领略书法作品的神韵。

  没有恒心。临摹几天就感觉到厌倦,特别是在临摹不像的时候,更容易产生动摇心理,结果半途而废。每一位书家在临摹阶段都下过苦功夫。草圣张芝临池学书,以致“池水尽墨”;董其昌“少好书画,临摹真迹,至忘寝食”;明末清初的王铎一生坚持“一日临书,一日应索请”;清代书家何绍基临《张迁碑》不下百本……中国书法史上, 诸如此类的事例俯拾即是。熟能生巧,只要学者有恒心,多观察、多思考、多练习,定能学好书法。

  能“入帖”,不能“出帖”。临帖首先要能入帖,即通过临摹,能够对帖字的用笔形态、结字取势了然于胸,书写能做到形神兼备。但入帖不是目的,如果入帖以后,觉得自己已经成功了,就很容易沉醉其中而不能自拔。欧阳修认为“学书当成一家之体,其模仿他人,谓之奴书”,“奴书”是没有个人品格的,常为人所不齿。因此,学书不仅能入帖,还得能出帖。出帖需要勇气、需要舍弃,如若不然,就很容易随人脚踵,而迷失了自己的方向。

  此外,临帖的不同阶段要有不同的目标和追求。初学临帖,要先求形似,因为形体是精神赖以寄附的物质基础。待到有了一定的形作为基础之后,务必要追求字的神采。古人说:“书之妙道,神采为上,形质次之,兼之者方可绍于古人。”只有形神兼备的作品才是成功的作品,因此在临摹时,不同阶段要给自己设定不同的目标,层层递进。

二、创作

  严格意义上的创作,是一种无中生有的活动,但是书法是一种特殊的艺术形式,它是以汉字为载体,使用柔软而又有弹性的毛笔来书写文字符号的一门特殊艺术,它的创作受到汉字字形、书写内容、笔墨技巧等多方面因素的制约,因此不可能无中生有。从临摹到创作,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在这里,我们不对创作本身做过多的探讨,我们主要就初学者在有了一定的临摹基础以后,进行常识性的创作时可能遇到的一些问题,做一些简单而实际的介绍,希望能对学书者有一定的帮助。

  1. 从临摹到创作

  前面我们提到,临摹是学习书法的必由之路,但临摹不是学习书法的目的,而是手段。通过临摹汲取众家之长为我所用,把握前人的创作规律,进而逐步形成自己的风格, 通过创作来表现自我性情,这才是学书的目的。从临摹到创作需要一个过程,创作的阶段也是逐步深入的。

  初学者经常会有这样一个困惑,那就是对着帖写时,能够比较准确地书写帖上的字, 但一旦离开字帖,就不知道该如何下笔了。这说明他的临摹还可以,创作就不过关了。也可以说,临摹的东西不能用在日常书写中去,那么临摹就是失败的。失败的原因,或是因为形象记忆不好,或是因为不能活学活用。因此,我们在临摹一段时期以后,就要进行尝试性的集字创作,靠创作来检验临摹的效果,发现自己的不足后,再继续通过临摹来弥补。这就好比学习英语,我们不能一味地背单词、记短语,而应当在有了一定的词汇积累后,要尝试着用英语跟人交流,尝试着做阅读、写作,通过日常使用来检验学习的得失, 反过来再修正学习,这样的方法才是最行之有效的。所以在学书过程中,临摹和创作应当交叉进行。

  2. 集字——创作的初级阶段

  前面我们提到了集字创作,集字创作是创作的初级阶段。其具体方法是:在确定了文字内容之后,在所临碑帖中寻找每个单字,然后按一定的格式、章法集字成篇。在所临碑帖中寻找不到的字,可找出相同部首和主体部分进行重新组合,也可以从风格相近的碑刻中查找。集字,即把单字收集成篇,还得注意调整字与字之间的呼应关系和行与行之间的揖让顾盼,以及字的大小、轻重、穿插等,要根据章法的需要有所变化。集字时每一个字尽可能多选几个,以备调整使用。集字书写时,要将用笔、结字、章法、墨法协调一致, 使整篇气韵连贯、浑然一体,达到形神兼备。

  该法是强化创作能力的一个很好的手段,有相当基础后,作者可进入集字的更高阶段。即依照所临碑帖的点画形态和结构特征,以及章法格式,用不同于原帖的文字内容进行创作,从而获得具有某种风格的书法作品。这种方法比原字集字法更进一步,它是对原帖有较强把握后的一种创作。此外,还应在所临的这家碑帖之外吸收营养,广采博取,熔百家于一炉,但要注意整体协调统一。

  历史上很多书法名家都有很深的集字功底。宋代的米芾就是个典型的例子,他在《海岳名言》中说:“壮岁未能立家,人谓吾书为集古字,盖取诸长处,总而成之。既老始自成家,人见之,不知以何谓祖也。”可见集古字对今后创作有很大的帮助。

  3. 关于创新

  学习书法在有了一定的创作基础之后,通常会涉及创新的问题。从字面上看来,创新应当是创作的高级阶段,需要在创作中有更多“新”的成分。因此很多书家开始冥思苦想,如何让自己的书法创出“新”来。实际上,这是一种急功近利的想法,启功先生就非常反对使用“创新”这个词,他在《破除迷信十三讲》中说:“创新、革新是有它的自然规律的。革新尽管革新,革新是人有意去‘革’是一种,自然的进步改革又是一种。有意的总不如无意的,有意的里头总有使人觉得是有意造作的地方。”诚如此言,书法面貌的“新”,应当是自然而然出现的,不应强求。就像米芾一样,开始集古字,取诸家之长, 而“既老始自成家……不知以何谓祖也”,这种人书俱老的境界,是在有深厚积淀的前提下自然而然达到的。因此学书不必太急,只要保持清醒的头脑,能植根传统,又能不被成法所囿,假以时日定能形成自己的独特风格。

尺牍 王羲之《快雪时晴帖》